教育部高教司長何卓飛說,「選讀自然組投資報酬率高」,他會建議自己的小孩讀自然組,未來選擇空間大。

高教司長會說出這種話,也難怪台灣的教改會越改越糟,學生的痛苦指數越改越高了。

教改,是要讓學生快樂學習,依照自己的性向、興趣發展;因為不符合性向,缺乏興趣,學生很難學得好;即使勉強應付,也只能捱過一時,無法當成一生的志業。

遺憾的是台灣的家長非常功利,孩子的選組、分流、選系也因此十分功利導向。大家考慮的,大多是未來的職業,而不是志業;在乎的,是「興隆」而非興趣。

就「孩子的爸爸」而言,何卓飛只是說出一般家長的心聲;但是,身為高教司長,他的談話,難以原諒。因為高教司職司高教政策,司長的觀念與教改理念背道而馳,教改又如何能貫徹?

反諷的是,教育部出於功利主義,把資源,幾乎全投在名校、高教;重理工、輕人文、藝術,但,功利的教育投資卻只是揠苗助長,沒培育出什麼傑出人才。反而是一向遭到漠視的技職教育,自謀生路的私校系統,學生跟著性向、興趣走,卻走出一片天。

最近,台灣設計師紛紛在國外出人頭地,這些人的台灣學歷都很「卑微」,現在卻在國外被譽為「台灣之光」。高教司是否應重新算算「投資報酬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