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陸不斷推進對地方建設投資的同時,新暴露的地方政府財政問題,源自地方政府和扮演地方投融資平台的城建公司千絲百縷的政商關係;問題已到了國務院不能不出手處理的嚴重程度。

由於作為投融資平台的這些地方公司具有的特殊政府背景,一方面使其比較容易獲得銀行貸款和發行城投債券,但另一方面,相當一部分城投公司具有政府擔保性質,實質上成為地方政府的隱形財政債務。

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大陸政府出爐4兆元(人民幣,下同)投資刺激規畫。中央政府給地方政府規定明確的資金配套比例。但執行情況顯示,地方政府受制於資金來源單一的侷限,配套能力遭遇巨大挑戰;直白地說,就是中央給了資金,但地方拿不出配套資金。

大陸國家審計署的報告指出,在2009年的擴大內需項目中,45%的地方配套資金沒有到位。2009年3月23日,中國人民銀行(大陸中央銀行)和大陸銀監會聯合發布《指導意見》,明確提出「支持有條件的地方政府組建投融資平台」。

在此背景下,各級地方政府依託原有城投公司和新建的投融資公司,試圖打造出新形勢下更大規模的新型投融資平台。有的省分甚至明確提出建立省市縣三級政府投融資體系,以解決融資困境。

大陸央行的調研結果顯示, 去年5月底,共有政府投融資平台3800多家,總資產近9兆元,負債已升至5.26兆元,平均資產負債率約60%,平均資產利潤率不到1.3%,特別是縣級平台幾乎沒有盈利。現在甚至有的鄉鎮都在建立投融資平台,具體數量根本無法統計。

瑞信亞洲區首席分析師陶冬說,大陸地方政府大部分項目採用的是城投模式,即註冊一個公司放很少部分的錢進去,然後到銀行貸款,這個模式的根本弱點在於,它是靠土地價格評估的,「2009年賣地收入占地方財政收入45%,一旦地賣不動了,地方財政一定有問題。」

大陸交銀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認為,許多地方政府近幾年陸續進入償債高峰期,而受土地出讓金收益下滑和經濟下行影響,地方政府財稅收入縮減較大,部分不具備自償性的建設項目還款來源難以保證,償債風險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