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10年前有人預言廣東會出現高達幾十萬的職缺,許多生意人一定說那是杞人憂天。但近兩年出現的用工荒」卻告訴人們,一切皆有可能。

隨著改革開放的「內陸化」,許多內地城市都有長足的發展,廣東對許多農民工而言,已不再具有過去那樣強的吸引力,留在家鄉或去北京成都成為他們另外的選擇。雖然廣東沒有立刻失去發展的「人口紅利」,但「流動人口」的減少,給沿海工廠帶來的潛在損失卻是明顯的──用工成本增加(主要是工資、福利提高)將導致企業利潤的減少。相信大多數人會同意:「用工荒」只是短期現象,就業形勢嚴峻才是中國的常態。

人找不到工作 工作找不到人

唯一能夠安枕無憂的或許是技術工人,特別是高級技工,因為廣東總有數不清的工廠需要這些有技能的人。人才比例的失衡,迫使高校畢業生向「下」轉移,與農民工一起競爭廉價崗位。農民工競爭力表現在能吃苦耐勞,但接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往往更能吸引企業的青睞。轉移出廣東、另謀出路,則成為許多農民工必須考慮的事。高薪厚祿一定與他們無關,找一份體面的普通工作是絕大多數農民工最大的希望。所以,拿偶然、特殊的個例來論證「農民工已經翻身當主人」注定是乏味無趣的,因為這與事實相去甚遠。

沒有什麼比「有人找不到工作,有工作找不到人」,能更好地說明廣東用工「供過於求與供不應求」並存的怪異現實。廣東乃至中國人才結構一天不改變,農民工、大學生、技工不能各安其位,情況就不可能改變,「用工荒」就會如大戲般一年一度上演。

廣東經濟轉型、面臨人力考驗

數以百萬計的廉價工人曾為改革開放之初的廣東實現資本的「原始積累」。但未來是高新技術與知識經濟的天下,勞動密集不再吃香,也不符合現代化的要求。廣東產業結構升級與轉移讓專業人士和高級技工有了更多發言權,而一批批農民工則在一次次生產效率提高的過程中被「精簡」出工作崗位──從大城市到小城市,最後離開廣東是他們最常選擇的「求生路徑」。可說到創新,廣東從來就不是排頭兵,專業人士和高級技工想到和選擇的也往往是北京、上海、成都,而不是以出口加工聞名的廣東。在某種程度上也解釋在廣東打工的農民工正在慢慢減少、離開,而專業人士和高級技工卻總是不足的原因。

能否實現產業結構升級關乎廣東未來的發展前景,但在轉型過程中,必須考慮如何才能既保證農民工不過快流失,又能及時引進專業人士及技工,使轉型震蕩的幅度與陣痛時間降到最低。人才結構調整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短期而言,「努力留住」與「大力吸引」將是廣東保持足夠競爭力的關鍵。否則,廣東非但不能順利實現產業的升級換代,反而還會因為早已存在的「技工荒」與「農工荒」阻礙了經濟的平穩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