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破的《瘞鶴銘》竟是國之重寶。■攝影/高文麒
傳說中孫夫人祭奠劉備的祭江亭。■攝影/高文麒
焦山定慧寺。■攝影/高文麒
▼焦山碑林僅次於西安碑林。■攝影/高文麒
▲一千多年歷史的東吳古道。■攝影/高文麒

這次要介紹的是京口三山──「金山、焦山、北固山」,不過不必翻地圖了,「京口」這個地名肯定找不到。

其實「京口」就是江蘇「鎮江」。它曾有更稀奇古怪的名字,像「朱方」、「丹徒」、「潤州」等;稱「京口」是因為三國時期東吳孫權曾把這裡做為根據地的「京城」,遷都建業(即南京)後,「京城」即改名「京口」。

鎮江很少單獨成為一個旅遊目的地,它總是與一江之隔的「揚州」相提並論。兩地相距20多公里,且跨越長江,不過交通便利,揚州市文昌閤附近有「城際公交」(來往兩城的公車)直達鎮江,且城際公交在鎮江最著名的景點即「京口三山」──金山、焦山、北固山都有站牌,對遊客非常方便。

鎮江跟揚州大不相同,它沒有揚州的富貴氣與書卷氣,反而多了刀兵氣。這是因為鎮江北踞長江天險,三國時期它是東吳的重要軍事據點,隋煬帝修築大運河之後,它又是大運河最南段「江南河」匯入長江的重鎮,後來更是南宋抗金抗元的軍事要地。

沿著長江南岸,金山、北固山、焦山三座不算高大的山丘俯瞰長江、遙遙相望、互為犄角,構成鎮江的重要戰略位置,因此鎮江三山的名勝古蹟多少與軍事有關。讓我們搭乘城際公交,先到終點站「焦山」看看。

文/高文麒

焦山奇石上的《瘞鶴銘》是研究書法藝術的重要實物;北固山以「劉備招親」的「甘露寺」聞名。

鎮江有句俗話「焦山山裹寺、金山寺裹山」因為金山寺的建築層層疊疊,幾乎包住整座金山,從外面看起來只看到寺,看不到山。而焦山正好相反,著名的「焦山定慧寺」被焦山翠綠的樹木層層圍繞。

焦山瘞鶴銘 鎮山之寶

焦山是三山之中最東邊的一座,是長江中一座四面環水的江中小島,因為漢朝末年著名隱士焦光隱居在這裡而得名。焦光是三國怪咖,據說他隱居荒野之中,見了人也不說話,不穿衣服,睡覺不鋪席子,幾天才吃一頓飯,活了一百多歲,放在今天大概會被視為街友,不過他因為三次拒絕東漢靈帝的邀請而聲名大噪。

焦山寺廟古蹟不少,最著名的是書法石刻,焦山碑林僅次於西安碑林,有「江南第一碑林」之稱。不過,其中最珍貴的竟是一塊四分五裂、殘缺不全的石刻!它就是焦山的鎮山之寶──《瘞鶴銘》。

《瘞鶴銘》作者不詳,內容是哀悼某人養的鶴死去,為文紀念。

這面石刻原本鐫刻在焦山後山岩石上,後來因為雷擊,岩石崩裂掉進長江。宋朝淳熙年間長江水位降低,石刻露出水面,有人撈起一塊,上有20多字,因書法精奇,許多人前來觀賞摹拓,學者也紛紛前來研究,因此遠近聞名。

清康熙52年又從江裡撈出五塊破碎的石刻,上有70多字。但專家認為全部應該有160多字,所以一直都沒有完全停止尋找江中殘石。1907年找到「欠」和「佑」兩個字,2008年撈起三塊石頭,找到四個字。可別小看這幾個字,每個字都有資格上蘇富比拍賣會!

《瘞鶴銘》被推崇,是因為它南朝時期的書法氣韻,特別是篆書中鋒用筆的滲入;加上風雨剝蝕的效果,增強了線條的雄健凝重及深沉的韻味。它既是成熟的楷書,從中又可領會楷書發展過程中篆、隸筆勢痕跡,是研究書法藝術的重要實物,北宋黃庭堅

(文轉B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