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國全國政協、人大開幕前夕,數千名來自中國各地的政協委員及人大代表,已完成提案。之於外界,中國的這場政治會議今年的焦點或是2010年的中國經濟藍圖;但是之於媒體,13家中國報紙開幕前共同發出的社論,促請中國戶籍制度改革的有力呼聲,至今餘音繚繞。

3月1日,這13家媒體聯合刊登社論,敦促政府改革戶口登記這一將中國人分為農村和城市居民的體制。外界都賦予一個意義,稱這是中國媒體罕見地聯手在事關民生的重要敏感問題上大膽發聲。

因為該社論措辭嚴厲地指出,頒佈於上世紀50年代、旨在控制人口流動的「戶口登記條例」,成為了社會不公的源頭和腐敗滋生的溫床。這篇社論寫道:「中國患戶籍制度之苦久矣!我們崇信人生而自由,人生而擁有自由遷徙之權利!」

共同社論指出,現行戶籍制度分割了城市和鄉村。農民工為城市的發展付出勞動,可是,他們的下一代仍然沒有辦法解決身分認同,城市無法接納他們。大家在同一座城市共同進行建設、納稅,但沒有戶口就無法享有平等的就業機會和同等的醫療、教育、養老等社會保障。因此,夫妻被迫兩地分居,年老的父母無法與子女團聚。共同社論質問,這樣的隔離究竟還要持續幾代人?

社論中更表示,溫家寶總理曾明確表示,中央已決定穩妥地推進戶籍制度改革。包括上海、深圳、廣州等大陸數十個城市都已經公布戶籍改革的措施。

然而這篇文章認為,那些已經、正在以及仍將因此政策而受挫、受苦的人們,等待改革的迫切,讓每一分鐘的等待都顯漫長。

而在社論發表的第二天,即3月2日,社論在許多網站上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而執筆寫作,就該社論並說服其他12家媒體加入這一陣營的「經濟觀察報」為戶籍改革問題製作的專版,網頁也沒有了。根據外電引述一位在該報工作的編輯表示,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拒絕進一步討論該社論。

不過到目前為止,外界都在等待。儘管文章已經消失,但是中國全國政協及人大已拉開序幕,相信數千名代表中有意提案者,正好可以藉此機會發表大膽社論並大聲疾呼,並進而要求進行改革。

可以說,這篇社論的發生,最有意義的是,這是近年來兩會鮮少見到的情景。

長期以來,中國媒體的代表性,一直是由官方媒體扮演權威性的發言,使得中國的資訊始終隱藏著不透明的問號,因為一致性的發言,弱化的是媒體本身及媒體的可信度。

而此次共同發表這篇聯合社論的13家媒體分別為,南方都市報、雲南信息報、重慶時報、新安晚報、城市晚報、華商報、遼瀋晚報、大河報、都市時報、安徽商報、內蒙古晨報、東南時報和經濟觀察報。

這13家媒體地理分佈廣泛,從北方的內蒙古到西南的雲南省,加上中國的門戶網站也對這篇文章,讓文章淵遠流長,被全球媒體廣為轉載。當然,文章引起中國政府的關注。

因此,這次13家媒體共同發表社論的這個形式,為什麼與社論內涵同等具有價值?其實最重要的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從上述名單來看,這一次,是一場沒有中央級、國有報刊、電視台參與的一場活動,它的意義,在於獨缺官方媒體。

媒體的力量之於監督政府,之於社會公義,正在於不分地域及小大,而有志一同。本屆兩會,大陸媒體站在民生議題的發言,已經突出了媒體的社會責任,且非常從容。

如此從容的媒體角色扮演,其實已經取代政治協商會議的花瓶地位;未來中國媒體可以以此作為起步,更從容的稱職的擔當第四權監督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