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貞昌參選宣言裡一直在解釋一件事,就是他絕非是在為二○一二「過水」。此番說法能取信多少人尚未能知悉,但蘇貞昌的確試圖以此說服自己,或更精確的說,蘇參選時,是抱著自己當選可能性相當高的評估,絕非蘇在精算敗選後,再走陳水扁、謝長廷進而參選總統的老路。

蘇系人馬不諱言,「蘇貞昌一定選總統!」但蘇貞昌既是抱著贏面很高的打算參選台北市,又做了當選一定做滿任期的承諾,他要如何「選總統」?

一個關鍵性建議啟動蘇貞昌如今的決策,即選總統,但可以「跳過二○一二」。

因從各項指標評估,馬英九執政成績雖不佳,但二○一二當選機會仍高,蘇貞昌沒必要衝著他選;其次,五都之中,蘇親近人馬評估,台北縣長周錫瑋退選後,「國民黨就郝龍斌最弱了」。

對需要不斷厚實基底的蘇貞昌來說,迎戰國民黨第二、三號人物朱立倫、郝龍斌,都比直接挑戰馬英九要更有勝算。

換言之,蘇貞昌若要選總統,卻不一定得在二○一二年出馬,與其直攻還不如繞道而行。何況國民黨在中產階級居多、選民性格多變的台北市已執政十二年,有利於催呼政黨輪替,加上蘇對治理能力頗有自信,若能再度於首都執政,將可與馬、郝形成對照組,對日後挑戰大位,更有助力。

跳過二○一二,蘇貞昌勢必要面對總統參賽權拱手讓人的遺憾,當然票還沒投出,也未必代表他已出局,不過可以想見,蘇的快速落子,可能打亂了蔡英文的佈局,惟蔡恐也只能接受。畢竟對此時的蘇貞昌而言,蔡雖是在民進黨一片低迷下「救黨的人」,蘇卻是「犧牲」自己,「讓民進黨執政變有可能的人」。

蘇貞昌雖不無放棄二○一二的可能,卻一手主導了民進黨五都以及二○一二年總統戰局,這使得他的未來,也無可迴避地必須接受總統級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