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並不是一個沉迷於幻想,被邊緣化的神經病,而是有血有肉的感性女人。總是格格不入於人群,是她面對生活痛苦時,選擇快樂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