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全國政協委員何永智、張禮慧、嚴琦(由內到外)前往北京海澱唐家嶺對北京最大的蟻族聚居地進行考察,居住在唐家嶺的李立國、白萬龍坐在床上,演唱自己創作的《蟻族》,讓政協委員不捨落淚。(取自網路)

大陸重慶市三名全國政協委員,二日至北京郊區看望大學畢業卻低收入的城市邊緣族群「蟻族」,三位政協委員擠在不到兩坪的房間內,聽著兩名「蟻族」大學生用淒涼的歌聲,唱著自己沒有未來的處境,不禁感動落淚。

何永智、張禮慧和嚴琦三位政協委員,二日親身走訪北京有名的「蟻族」群聚地海澱區的唐家嶺,他們走訪兩位已到北京打工十年的年輕人李立國、白萬龍的家中,不到五平方公尺(約一.六坪)的小房間,三個政協把房裡唯一的一小塊走道擠得滿滿,無處可站得李、白二人便坐在床上,抱著吉他仰頭對著三位客人,唱著自己創作的歌曲《蟻族》。

無奈且哀怨的曲調,在吉他的伴奏聲中更顯淒涼,仿彿與兩名蟻族的困苦生活合而為一,讓三位政協委員情緒潰堤,頻頻拭淚。

張禮慧說,自己以前在北京的時候,也曾過一樣困難的日子。嚴琦和何永智(後者為重慶的年度經濟人物)則說:「公租房就應該首先滿足這些最需要的人!」除了低收入群的居住問題,嚴琦並承諾要幫忙找工作,但倒是因為興趣問題讓人婉謝了,套句蟻族的話,「能在大城市裡忍耐下去的肯定都是有所圖的。」

所謂蟻族指在大都市中生活的大學生,他們離鄉背井找不到好工作,每月收入至多約一萬元初頭台幣,只能在大都市郊區與多人分租房子,居住空間猶如螞蟻窩。

光是北京海澱唐家嶺就有六萬蟻族租戶,今年唐家嶺面臨拆遷,龐大的蟻族必須另尋他處。雖然北京已開始著手研議相關的保障法案,三名感傷的政協委員更當場承諾,會提案要求政府改善蟻族生活。

按理年輕人應是作夢的年代,但這些處於都市邊緣的蟻族,只求一天活過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