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前行政院長蘇貞昌宣布投入台北市長選戰,短短的聲明,似乎只是初步繳交志願卡,並沒有對北市、新北市「雙輸」的可能情形,提出任何說法。其實在二二七立委補選前,蘇之子弟兵對媒體的談話,幾可確定蘇貞昌之意願,只是從蘇前院長宣布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冷淡反應,顯示蘇的決定和蔡的布局並不相同。

「放空新北市,過水台北市,蘇貞昌的目標還是二○一二的總統大位」,這樣的質疑不只藍營,連民進黨立委都要蘇前院長立下軍令狀。然而,這樣質疑的前提,是在新北市民進黨勝選的情況,倘發生「雙輸」的情況,支持者必會質疑蘇的自私,反而讓其斷送二○一二總統之路。其實大家都知道蘇貞昌的第一志願是直攻二○一二的總統大位,如今參選台北市已經是順應黨意「先五都、後總統」,讓蔡英文主席保有面子的妥協了。

何以蘇貞昌能夠於小英主席在累積選勝的高人氣時,還可以先發制人,不聽從蔡主席的五都布局呢?主要是由於從民調顯示,目前蘇貞昌的高人氣民調,並無法轉嫁給其他民進黨天王;只要不是蘇貞昌,民調支持度立刻腰斬。因此,這波熱帶氣旋所帶起的老鷹只有一個蘇貞昌,並非民進黨的一群老鷹。在無其他老鷹取代的情況,現在只有蘇貞昌在高空盤旋,能判斷俯衝攻擊獵物的最佳時機。

蔡英文出任民進黨主席,其首要任務是讓民進黨脫離陳水扁貪腐陰影,讓支持度止跌。這樣的戰略目標,決定了民進黨中期的選舉策略,當蔡英文提出「從地方包圍中央」的策略時,其假設已經「自我設限」了,認為短時間內,民進黨無望取回中央政權,二○一二年總統大選可以忽略不談,故自然形成五都選後,再談總統人選的思惟。

然在三合一地方選舉及立委補選之後,民進黨已經確定支持度止跌,故稍有進取之思惟,認為五都選舉能夠拿下三都,二○一二年總統就有希望。在此思惟的前提下,過度放大「新北市」的重要性,產生五都比總統更重要的謬誤。為了新北市的選勝,唯一能夠挑戰馬英九的蘇貞昌如果被綁在新北市,試問,二○一二年誰能與馬英九爭鋒?「一軍選五都、二軍選總統」,贏了五都,輸了總統,對蘇貞昌而言,這等同對馬英九連任之路的放水。

民進黨重回執政之路,地方縣市的執政席次多寡,並不是重點,重點是要得票能夠明顯的回升。試問,二○○六年高雄市長選舉陳菊選勝,但只贏一千多票,席次是保住了,但二○○八年總統大選,當過兩屆市長的謝長廷反輸馬英九近三萬票。故即使民進黨贏了三都卻是慘勝,而國民黨只贏二都都是大勝,國民黨輸了市長,贏了選票,試問二○一二總統大選的氣勢在民進黨這邊?還是國民黨那邊呢?即使民進黨北市雙城皆輸,但是輸得很可惜,讓支持者捶心肝,得票回升的氣勢,反可延續至總統大選而爆發。故贏得總統大選,輸了新北市又何妨。

民進黨剛從衰敗中站起來,還有什麼不能輸,何以會把「新北市」當成民進黨絕續存亡之戰呢?應該是「築高牆」、「廣積糧」,看清楚什麼是主戰場,才能將資源和人才投入。用掉蘇貞昌王牌,請問民進黨還有什麼牌。在這樣的戰略思考下,熱帶氣旋衝入台北市,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