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明治維新」前,武士效忠的對象是幕府。「倒幕」,當然被視為大逆不道,想都不敢想。

但是,(土反)本龍馬的老師勝海舟,只講幾句話,就讓西鄉隆盛茅塞頓開。他說:「幕府只不過是日本身上所穿的衣服,隨時可以脫掉。」

幕府,都只是衣服;民主時代的政黨,恐怕只配當襪子,久穿必臭,要三不五時脫掉、透氣,否則會悶出香港腳來。

蘇貞昌成為台灣新人氣王,一點都不僥倖。昨天,他發表參選台北市的聲明,視野、格局都不輸勝海舟。「參選,是為了給人民好生活」、「政黨輸贏,不是我從政的初衷」、「選舉不是賭盤,人民不是籌碼」、「民心思變,民進黨有責任、氣魄提出好人才,讓台北市民有一個不一樣的選擇」…。句句震撼人心。

不忘初衷,很難;很多法律人、新聞人、教育人…立志改變社會,卻總被社會改變。對政治人物而言,不忘初衷,更難;因為權力使人腐化,政客總是很快就迷失。

以民進黨為例,從黨外、美麗島事件、組黨…到執政。一票人當年不怕坐牢,反戒嚴、爭民主、保台灣,他們的從政初衷確實是想為人民服務,為台灣犧牲。但,一嘗到權力滋味,馬上像變了一個人,一切全從權力角度思考。

我們也看到,辭過法務部長、曾拒選台北市長的馬英九,當上總統之後,竟為了阻斷蘇貞昌的二○一二總統大選之路,使出「五都」的招數。

不過,許信良說得對:「大位不足以智取。」如果只想著「二○一二」而「機關算盡」,結果恐怕反而會「誤了卿卿性命」!

國民黨把蘇貞昌當二○一二的假想敵,想計困主帥於新北市。蘇貞昌如果順著「權力邏輯」思考,最自私的選擇是「不中計」,棄五都,直攻總統;如果擺脫不掉政黨輸贏的算計,則應穩紮穩打,順勢選新北市。

意外的是,最後關頭,蘇貞昌跳脫了權力邏輯、政黨輸贏,不忘從政初衷,站到人民利益的立場思考;放空自己,忘掉「二○一二」,宣示:「參選就要選上;做,就要做到任滿」,把自己交給人民。

或許是從政之路始終坎坷,才能讓蘇貞昌不忘初衷,沒被權力所腐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