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打過許多次選戰,有時候對選舉的看法跟大家不一樣。比如,馬英九總統在選黨主席時,選到最後,許多名嘴都認為馬總統會選輸,連馬總統自己都急呼:「一生中最艱困的選戰」。當時,我在電視節目中,獨排眾議,我說馬一定當選,而且是高票當選。開票後,馬總統高票當選。

有一次,開會時遇到馬總統。馬總統跟我說:「選舉當時真的很緊張,看到電視上你的說法,讓我安心些。只是,你為什麼對我這麼有信心?」我開玩笑的回馬總統說:「我不是對你有信心,我是對我的判斷有信心,因為,我操盤太多次選舉了」。

選戰當然有輸贏,如果不能將輸的原因找出來,對症下藥;反而隔空亂抓藥,那是治絲益棼,繼續輸下去乃是必然。也因此,近日來,看到國民黨祕書長金溥聰選戰輸了後,所指出的選輸的原因,讓人不覺昏眩。國民黨的選戰再這樣打下去,那只有兩個字:「危矣」,馬總統真的會面對「一生中最艱困的選戰」。

此次敗選,金溥聰找出的病因,這次補選投票率仍低,是國民黨無法克服的原因,其次,馬政府的執政成績必須深入反省。這兩個因素其實是一個因素,為什麼投票率不佳,為什麼七百多萬票的熱情不再?就是馬政府的政績。這才是最重要的病症,國民黨卻將病因著重在黨務工作上,這已達政治蒙古大夫之程度。

請看,當年國民黨黨務人員有多少?黨產又有多少?然而,當其政績不獲人民認同後,縣市長選舉節節敗退。一開始黨員不到一千多人的民進黨,黨務人員及經費欠缺的民進黨,從地方民代到中央民代,快速成長。縣市長從三席到最高十三席。接著,陳水扁前總統拿下台北市執政後,由於政績獲得認同,喊出「綠色執政,品牌保證」。到任何地方輔選,望風披靡,幾乎只要有陳水扁背書的,就準備領當選證書。而後,總統大選陳水扁拿下總統,取得執政權。這告訴我們,「政績」才是選戰勝負的核心關鍵。黨務的重要性與之相比,相差甚遠。

再看,陳水扁連任總統時,黨員超過三十萬,黨務人員及經費充足,喊出「民進黨要有長期執政的準備」,結果呢? 因為「政績不佳」,縣市長掉到六席,立委重挫掉到不到四分之一,總統大選輸了兩百多萬票。試問,民進黨的黨務及黨資源會差嗎?再一次告訴大家,「政績」才是選戰勝負的核心關鍵。

後來,民進黨成為在野黨,縣市只剩六席。黨務人員減少,黨還一度負債累累。結果呢?最近四次選舉,一路過關斬將,勢如破竹。這是因為民進黨為台灣做了多大的好事嗎?不是,這是拜馬政府「政績不佳」,流失民心所賜。

再一次提醒,如果馬政府不面對問題,對症下藥,重整優秀行政團隊,好好發揮所長,開創優質政績。反而,錯誤的只會將問題轉移到黨務人員,那五都之戰及總統大選,危矣!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教育政策經營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