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U生效後五周,日前行政院才陸續通過兩岸銀行、保險及證券期貨等三項業務往來辦法,禁止陸銀參股台資銀行及設子行,僅開放陸銀登台設立辦事處,設立條件嚴苛,僅有不到5家陸銀符合。雖開放保險及證券期貨業參股,條件也開窄門,只有2家陸資保險公司及一家證券商資格符合,讓市場對費時審查之業務往來辦法失望。金融指數期貨在三項辦法兩批出爐之次日分別重挫3.2%與0.44%。兩岸金融MOU簽署是一項台商票選2009年十大經貿事件之第一名,但金融MOU生效後,兩項金融開放業務:大陸QDII來台及兩岸三項金融業別業務往來辦法,政府都採取對中國大陸開小門之作法,顯然均不符市場期待,背離民意。

若如報載所言此種謹慎開小門是金管會為ECFA預留談判空間,則更凸顯政府之阿Q心態。忽略了台商已投資中國大陸超過2000億美元,台灣大量金融需求跑到對岸,但中國大陸投資台灣卻遠小於1億美元,以及中國大陸是台灣最大貿易夥伴。

開小門延宕台灣金融跨岸

從QDII來台與往來業務幾個辦法造成股市和平、紅利蒸發之反應,以最嚴格條件開小門處理對岸銀行與證券公司來台,是政府錯估形勢,以為這樣便可握有ECFA協商之談判籌碼,是阿Q式膨脹本身實力,結果只會延宕台灣金融業跨岸時機。因為兩岸談判優勢操之於中國大陸,此點由兩岸直航談判,每周直飛班機數量及降落城市,便可看出中國大陸完全掌握談判進度與決定給什麼。金融服務業與航空業一樣,要能獲利在於創造出規模經濟。

政府謹慎開金融之門,或許是擔心台灣金融服務業規模比陸資對手小很多,會被來台陸資對手吃掉,所以有對等實質開放之說,但這種掛慮是多餘的!因為金融服務業與消費性產品業或製造業不同,陸資銀行因來台據點少,吸收台幣存款不多,因此能做之放款業務也就不高,其客戶信用資料建置與資訊電腦系統建立皆須耗費數年時間,我們不必杞人憂心陸資會強龍壓倒地頭蛇。

政府應對金融監理有信心

台灣開放外商銀行來台超過半甲子,外資金融服務業者也無法蠶食鯨吞台灣金融市場。花旗銀行、上海匯豐銀行、紐約銀行、法國興業銀行等世界一流大銀行在台灣發展數十年,至今全體外商銀行業務總合在台灣之市占率也只有5%。

或許有人擔心陸資金融服務業在台分支機構會濫用聯徵中心之企業信用資料庫,但只要台資銀行要登陸營業,就須互惠開放陸資銀行登台,這是金融監理須克服之技術問題。此外,金管會及央行對國際金流與外資金融服務業均具豐富監理經驗,經過多次景氣循環、國家政治危機與國際金融危機之考驗。面對金融技術與經驗都比陸資對手強很多之歐美金融服務業政府都不怕了。政府要相信金管會及央行對陸資金融服務業監理可做好,對陸資開放之門要開更大一點,不要阿Q,要了解智者以小事大之談判原則。(作者為淡江大學財金所教授兼兩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