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翔3月1日抵京準備參加全國兩會。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原本不打算遞交提案的他,突然冒出來了一份提案,而內容涉及創立體育教練員的有效保障機制。不過劉翔承認,這份提案是有人代筆捉刀。

每年的全國兩會,「名人」都格外受關注。去年的全國兩會上,248名政協委員零提案或者沒有參加會議,而缺席的大都是經濟界、文化藝術體育界的,令人寒心。今年亦不例外。全國兩會還沒開幕,名人劉翔就被曝出「槍手門」。

對於政協委員的「出爐」,本來坊間就認為是有關方面在「自彈自唱」,有失公平。如果政協委員不作為,就更易引起民憤。對於某些經濟界、文藝界的委員,一個「政協委員」的身分成了他們唾手可得、不以為然的雞肋。不但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反而成了影響黨和政府形象的「罪魁禍首」,更重要的是占有了本該屬於大眾的名額,很多民意不能盡快地上達。因此,不能正常參加兩會、長期不把兩會當回事的政協委員,沒有資格擔任「委員」這一職務,應該主動退出。

建立問題代表的退出機制

除了政協委員之外,還有人大代表這個備受關注的職務。與政協委員不同,人大代表不是提名推薦和會議通過的,是選舉出來的。這些代表中,亦有很多特殊人士,例如大企業家、明星等,不能按時參會,不能切實履行使命,甚至為非作歹的。

近年來,有關方面也查出了很多「問題代表」,也對他們進行了處理,但往往是事後彌補,缺乏事中監督,甚至有些人被逮捕了之後,才免去這樣、那樣的資格。

因此,有必要建立起系統完善的代表、委員「退出機制」,加強對這些人群的事中監督。一方面建立應急體系,當發現有群眾舉報甚至查出違法行為時,「退出機制」要快速反映,免去其代表委員資格。另一方面要建立代表委員主動辭職的機制,允許無能為力履行職責的代表委員回顧本職。再者,加強對「提名」的監管,一旦這些人有問題,立即停止其任何資格的申請。

代表委員履職的具體辦法

一個人出名了,就有資格坐在兩會的會場裡嗎?他能代表誰?這個問題似乎很難回答。但有一點,在其位就要謀其政,不要將太多的光環纏在自己身上,然後不問「人間煙火」。當前,就有一些地方政府為了獲取政績,不惜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作為一種榮譽,犒賞一些企業家、公眾人物甚至是「地頭蛇」,引薦他們到人民行使權力和監督的隊伍中,不僅褻瀆了人民賦予的權利,還讓群眾失去了表達民聲的機會,甚至助長了一些人作威作福、魚肉百姓的氣焰。

全國兩會是中國政治、經濟生活中的一件大事。

筆者呼籲,有關方面要嚴肅起來,盡快建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等履職的具體辦法,讓「劉翔們」能上能下,而且退出機制制度化、常態化,加強對代表、委員履職的監管,讓不作為、亂作為、不將人民群眾賦予的權利掛在心上的代表委員經常性地「下崗」,把位子騰出來,給那些參政議政能力強、有責任心、熱情高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