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憂心指出大陸學子考過高考(大學聯考)之後,語文能力直直落。(新華社)

大陸語文教育以「考上大學」為最終目標,大學聯考的語文科難度令人驚訝。

今年一月下旬,上海六所知名大學同濟、華東師範、華東理工、上海財經、上海外國語和東華等聯合自主招生中,有四所大學不考理科生語文科(即國文),或只考英、數兩科。

不考國文風波 公眾嘩然

不考國文卻考英文,消息甫出,網民、媒體撻伐紛至,包括「學科歧視」、「數典忘祖」、「不愛國」等;上海市31位政協委員也聯名上交提案,指大學不考語文是「草率短視、不負責任,與法律抵觸」。雖然之後各校全力「消毒」,表示參加自主招生的學生還是要參加六月的大學聯考,還是會考國文,上述批評是「不可承受之重」。

「不考語文風波」因此暫告平息,也顯示大陸內部對「媚外輕中」意識產生極大焦慮感。不過事實上,國文科在大陸是到了大學之後才比較不受重視;上大學之前,拜應試教育所賜,國文科的分量重、難度高,學生壓力比台灣高出許多。

一位台南女中教師回憶她和某北京教師的對話,對方表示:「我們的教學向來不是餵饃饃!」「饃饃」是嬰兒副食品,類似餅糊,由大人一口一口餵給小孩吃。這位北京教師的意思是台灣將學生看得太小,教學內涵較「幼稚化」,例如台灣教師教學時一定處理生難字詞、注釋解釋等,大陸學生須自學,因教師無暇指導。

語文考試難 不是「餵饃饃」

從大學聯考語文科的考題也可看出大陸學生課業繁重,例如大考語文科試卷第一題語音題,多達10幾題,考察學生的字音記憶;接著是成語題,考應用能力也考記憶力;第三題是「病句」,學生必須從句子裡找出謬誤,分析原因並修改語法、詞彙和邏輯結構等;第四題考連貫,句子與句子之間能夠銜接並呼應。

完成了上述題目,考生們還要在緊湊的時間裡寫一篇作文。大陸大學聯考的作文題目相當靈活,例如先描述一段情境再要求學生續寫並評論、或是讓學生自行命題等做法,都走在台灣前面。

以大陸2001年大學聯考作文題為例︰「一個年輕人在漫漫人生路上經過長途跋涉,到達渡口時身上已有七個背囊︰美貌、金錢、榮譽、誠信、機敏、健康、才學。渡船開出時風平浪靜,不久風起浪湧,老船公要求年輕人丟掉一個背囊,年輕人想了想,把『誠信』丟入水裡。」緊接著這個題幹之後,便要求考生以「誠信」為話題寫一篇文章,對「誠信」做出評價,不過考生須「立意自訂、題目自擬、文體不限,不得少於800字」。

作文難度超高 台師驚訝

在這樣高難度的要求下,仍有南京13中理科生自訂題目〈赤兔之死〉,用文言文體例子,以三國故事為基礎,編撰了赤兔馬為誠信而殞身的感人故事,讓閱卷老師給出了滿分。有台灣教師看了題目和文章,驚訝表示在台灣絕對不敢這樣出題,「沒辦法想像台灣學生會寫成什麼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