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愛創作的廖玉蕙,在文字中打造「文學盛宴」。(簡立欣攝)

廖玉蕙將「情意開發」放在文學第一力,因為文學最重要的不是枝微末節技巧,而是讓學生培養柔軟的「同理心」。

為什麼要文學教育?知名作家廖玉蕙認為,文學讓人生更有滋味,讓人學會有層次、有深度的思想,懂得歸納分析,且又能保有自己的創見,不流俗但合乎邏輯,亦即「反常合道」。為了完成上述目標,文學教育必須致力於情意的開發、美學的潤澤以及文學之外的智性培養。

情意開發 讓孩子學體貼

廖玉蕙以國中「長青」課文〈王冕的少年時代〉為例,這一課常常被稀哩呼嚕教過去,學生也只學到「王冕勤奮向學」刻板印象。

但其實在情意開發上,王冕與母親的互動相當具有現代意義。

「首先他們是發生在大環境不景氣下的窮困單親家庭,母親不得已讓聰穎的獨子輟學放牛。要是發生在現代,孩子成績好卻得棄學打工,母親可能會因為內疚、不善表達,反而用偏激口吻叫孩子『不要死讀書拖累家裡、快出去賺錢』:但王冕的母親卻是剴切地向兒子說明經濟困境、自己為此做過的努力(典當衣物、幫人裁縫)並尋求兒子協助,」廖玉蕙認為,王母讓孩子學會憐惜、體貼父母,是相當成功的親子溝通範例。

此外,放牛首日,王母幫王冕「理理衣領」才讓王冕走,作者加入這個看似不經意的細節卻大大提升了情意的層次,「她不必做這個動作,但讀者可以從她『理理兒子衣領』理解她的無助、對兒子的愛憐和愧疚,」無須言語,一個手勢就盡在不言中,讓文章中的情意飽滿地猶如一幕無聲內心戲。

美學潤澤 虛構提升真實

其次,在美學的潤澤上,廖玉蕙提到了小說的「虛構性」如何成為文學的「真實」動人力量。她舉自己一位成年學生的文章為例,這位學生早年因為父親外出謀生久無下落、母親臥病,由開早餐店的阿嬤獨力撫養。一次,繳過補習費的第二周,班上又要繳100元辦烤肉,他向阿嬤索錢,阿嬤不給,說:「烤肉?有才調(本事)去跟你爸討!」悲傷又委屈的孫子沒下樓吃晚飯,含淚入睡,阿嬤則悶著頭洗衣服,沒理他。隔天早上孫子下樓準備上學,忙著招呼客人的阿嬤頭也不回,若無其事地說:「出去玩要小心,錢放在桌上。」他進裡面的餐廳一看,一張一百元躺在桌上。文章結尾是:「多少年過去了,現在吃飯早已不是問題,但每次手伸進口袋,總是想到那張桌上的一百塊。」

廖玉蕙讀畢大為感動,決定幫學生投稿,並略做修改,百元鈔票改為「兩張揉得皺皺的50元紙鈔」。「這就是美學!」廖玉蕙表示,文學的『真實』不同於新聞報導的『真實』,「兩張皺皺的50元紙鈔」更能凸顯勞工家庭、小本生意賺來的辛苦錢。

智性拓展 補充其他知識

最後是智性的拓展。廖玉蕙再以王冕為例,表示教師可以用數位科技輔助,展示王冕畫作、說明「沒骨花卉」源流以及畫法等,讓學生也能吸收文學以外的知識。她認為現在教科書把補充教材整理得太好,教師們被「餵養」習慣了,懶得主動找課外資料;教師自己都沒動力,如何吸引學生?

廖玉蕙強調,文學教育中,教師扮演相當重要角色,「教文學不是教翻譯、不是教註解、作者生平,那些都有工具書代勞;」廖玉蕙認為,教師把自己當成「在作品與學生之間穿針引線的那個人」,保持這樣的熱情,文學教育才能豐富「教」與「學」彼此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