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教授的廖玉蕙表示,該系是台灣相當少數幾個以「創作」為主的科系;她不諱言有些學生進來之後覺得自己不一定有創作天分,但老師至少可以教他「怎樣閱讀得比別人更深刻」。

閱讀怎麼教?不都是靠各人「慧根」嗎?廖玉蕙堅定地說:「閱讀當然可以教!」她以詩人渡也的極短篇〈永遠的蝴蝶〉為例,該文描寫一位青年的戀人在他眼前慘遭車禍橫死,故事簡單但文字極美。廖玉蕙表示,首先教師可以教學生「極短篇」的定義,接著可以帶領學生從各個不同的角度細讀。

「舉例來說,整個故事用一場雨串連,作者以『那時候剛好下著雨』為起頭,接著他不斷提到『我們在騎樓躲雨』、『她傘骨滲出小雨點濺在我眼鏡上』;而當單獨過馬路的戀人遭撞、橫躺路中央時,作者說,『更大的雨點濺在我的眼鏡中,甚至我的生命裡』,『其實雨下得並不大,卻是我們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場雨』,」雨的意象,編織出一場淒美愛情的場景。

顏色、符號等布局也有意思。廖玉蕙說,該文一開始提到「青、紅、黃燈火」、「綠色郵筒」,滿溢青春爛漫;最後收束在青年「白色風衣」,從彩色變黑白世界;女友名為「櫻子」,令人聯想到櫻花燦爛卻短暫的生命;以「蝴蝶」比喻女友的一生「輕輕飛了起來」再「孤單飄落濕冷街面」,令人聯想到梁祝淒美愛情,「但這個故事比梁祝更悲!因為是一只單飛的蝴蝶,」廖玉蕙詮釋。

綜言之,閱讀就是培養觀察力、鑑賞力、感受力,同時課堂上透過師生討論可以撞擊出更多想法、重新創造文本,而不是教師的「單向輸出」;教材的選擇也相當重要,教師可以把相近教材排在接連兩堂課,第二堂課重溫先前所學,並發現有什麼新的東西,累積「閱讀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