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長日記」能夠在網路上引起轟動並不奇怪,這本「很黃很暴力」的日記中呈現出的就是一個官員的醜態,他的工作基本便是「請客吃飯找女人」。在這扇「局長日記門」中,公眾最直接的疑問是,一個酒肉之徒如何成為菸草專賣局局長的?同時,從官方的表態來看,這本「香艷日記」不是網民杜撰而確實存在。那麼,這本私密性很強的日記到底是如何流傳出來的呢?

韓局長的這本日記並沒有遺失,它是如何「面世」的,只有個別媒體隱約提到,「在崗位調整中,原廣西來賓市菸草專賣局局長韓×因與他人競爭被報復,競爭對手買通黑客侵入其私人筆記本電腦獲取了日記,隨後發上網。此說法未經官方證實。」

倘若局長「香艷日記」果真是被黑客入侵電腦後獲取,這種獲取手段我們又該如何看待?從道理上講,日記本來就是一種隱私,無論其中記錄了哪些內容,無論這些內容多麼高尚或惡劣,在當事人還是一名「正當公民」的前提下,其他人都無權干涉。以此邏輯來看待黑客入侵「局長日記」,不妥之處一清二楚。局長日記被黑可能在於人事鬥爭,退一萬步講,假如「黑客」無關人事糾紛只是一名揭黑的「俠客」,那麼這種行為是否又值得鼓勵呢?

也就是說,以非正當的手段去對付「壞官」、以不正當的手法去獲取「壞官」們貪汙墮落的證據,這樣的「非常手段」到底該如何判定?它是否具有正義性,是否涉及侵權,是否也該承擔法律責任?更多人氣憤於「香艷日記」呈現出的「官場現形記」,質問墮落的官員「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似乎沒有人去顧及「局長日記門」中的「非常手段」。但在一個法治社會裡,這種對付壞官的「非常手段」同樣考驗著法治的內在肌體。(摘錄自《中國青年報》2010-3-3,原題《如何獲得局長香豔日記並非無關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