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延平早年電影《異域》也以滇緬邊境戰爭為背景。(本報資料照片)
▲雲南拉祜族在民族節日上。(CFP)

明年即為民國一百年,預計相關歷史紀錄也將陸續出版。近日,一本關於滇緬邊境的回憶錄《雲起雲落──血淚交織的邊境傳奇》出版,作者石炳銘以雲南拉祜族土司及泰緬孤軍的身分,從個人經驗見證了當代中國邊境血淚史。受石炳銘幫助而能製作《八千里路雲和月》的主持人凌峰表示,「這是一個邊緣視角的中國邊緣歷史。」

1960年代,柏楊的《異域》轟動台灣社會,不僅創下200萬冊銷售記錄,成為當年聯考作文命題「影響我最深的一本書」的最高票選書,而後,朱延平拍成電影,主題曲《亞細亞的孤兒》的曲調也印證了他們的心聲。多年來,這段泰緬孤軍的沉默歷史零散藉著各種出版品還原拼湊,作為參與者和見證人,石炳銘花了兩年的時間完成《雲起雲落》一書,並表示︰「這本書裡都是真實的事。」

流離遷徙 起落浮沉

1949年國共內戰中,在滇的國民黨軍隊節節敗退,有1500名孤軍從雲南撤到緬甸,無法回國,自行組成了「反共游擊部隊」,已遷台的國民黨政府不予支援,而他們也因韓戰等國際情勢的更迭而起落浮沈。出身於雲南拉祜族土司世家的石炳銘亦在其內。他的兄長石炳鈞、石炳麟皆是地方上有名的反共領袖,而石炳鈞曾是雲南第八軍軍長李彌的聯絡人,於1950年代帶領大隊人馬南下緬甸,與在緬孤軍李國輝部隊會合。

石炳鈞的大半人生在金三角地區度過,即使後來隨著李彌部隊撤回台灣,但仍不忘該地。退伍後,就職於中華救助總會(原為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他開展了金三角地區的援助工作,特別是泰北的難民營。《雲起雲落》便是從雲南少數民族的文化歷史寫起,到國共內戰,最後則是泰北的援助工作,是石炳鈞的個人經驗,也是一部邊境史。中華救助總會理事長葛雨琴便說,這不只是家族史,更是一部民族史與中華民國史。

在昨日舉行的新書發表會中,84歲的石炳銘顯得精神矍鑠,現場向來自各地的雲南鄉親、泰緬國軍拜年:「我們拉祜族的新年還沒過,所以向大家拜年。」始終帶著開朗笑容的石炳銘說雲南是中國最多族群的省分,共有25族,他也列舉了幾個和拉祜族仳鄰的少數民族,談論他們的文化和特性,像是個多聞的人類學家。

個人記憶即歷史的片段

多次走訪金三角的石炳銘,總能隨口和同行的人訴說過去那段戰爭和逃難的歷史,因此許多人皆鼓勵他將個人經驗書寫成書,自謙不是作家的石炳銘屢次推卻,最後因為一句「這不是你個人的事,這是歷史的紀錄」而動手寫書。

石炳銘在自序中道出1960年代初,文革時期,他們家因為是「土司」而受株連,在這之前,身在台北的石炳銘也因被疑為匪諜而被拘押。而他寫作此書也強調:「個人的記憶就是歷史的片段,雖非全貌,卻是最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