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期台灣泰雅族婦女。
▲原住民的美麗霞帔(左)與織布。(台史博提供)
編織族史▲「烏來鄉原住民編織協會」致力發展創新圖騰,希望讓鄉內對於織布有興趣的婦女都能學會織藝。(潘杏惠攝)
美不勝收部落達人根誌優拿出珍藏的各式原住民服飾,說明時代背景與由來。(陳信翰攝)
美不勝收部落達人根誌優拿出珍藏的各式原住民服飾,說明時代背景與由來。(陳信翰攝)

「能夠呈現族群認同的衣服,就是最美麗的衣服。」長期從事原住民社會田野調查的部落達人根誌優說,原住民身上所穿就是一部文化變遷歷史。

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館長呂理政指出,原住民各族中以泰雅、雅美族較擅長織布,後者以藍、白色為主,織法細密。原住民服飾可分為短衣與長衣,由兩片織布接起來,受到漢化影響才加上袖子、領子。擅長打獵布農族則以鹿皮與漢人交換布匹。

樹皮衣 阿美族不忘本

原住民十四族服飾各有特色,形式五花八門。根誌優說,原住民早期都是就地取材,包括樹皮衣、獸皮衣或苧麻衣等,許多阿美族部落老人家仍會利用豐年祭時,穿著樹皮衣,傳承傳統服飾文化。

部落早期的織布,苧麻、香蕉絲都是材料,染色則使用植物染法,例如薯榔常用以充作暗紅色染料,木炭則用來染黑。阿美族人黃儀芳回憶阿嬤的年代在馬太鞍部落,「把織好的布埋到濕地爛泥中,可以出現暗咖啡色的衣服。」

短上衣 排灣族染歐風

根誌優說,「屏東一帶的排灣族、魯凱族短掛上衣或半片褲,相傳是受到歐洲人影響,可能是源於古代商船在南台灣傳入。」

他舉例,「過去台東一帶阿美族部落並沒有霞帔形式,一位瑞士籍天主教修女參考漢人霞帔,利用塑膠珠子、亮片、絨球等亮麗飾品縫綴在布面上,教導部落婦女裁製成光鮮耀眼、五彩繽紛的舞衣。」

來自賽夏族的根誌優一度很羨慕別族的衣服鮮豔亮麗,賽夏族卻只有紅、白為主,後來他才發現自己服飾的意義與美麗。

「賽夏紅其實和祭典巴斯達隘(矮靈祭)有關,」根誌優說,過去祖先的血染在白布上,豎起大旗,希望召喚「達隘」(矮人)重回到土地上,尋求彼此和解,化解昔日誤殺「達隘」的誤會,後來衍生成賽夏族服飾的基本顏色。賽夏族常見的織布圖騰,包括閃電紋、菱形紋等,來自各姓氏家族所有,他如今身為自己家族的長老,也感嘆年輕人越來越淡忘這些故事。

紅白配 賽夏族喚矮靈

民國八十二年,一場大火燒毀了烏來山胞公司,許多原住民婦女因緣際會投身公部門開辦的傳統織布課程,憑藉著精湛手工藝、強烈使命感,日治時代逐漸沒落的泰雅族傳統織布文化,就此開闢出一條生路。

烏來目前有十二家編織工坊,高林美鳳在富米有溫泉館附近設立「達卡編織工坊」,作品織工細緻繁複、色彩鮮豔華麗,吸引許多觀光客購買,並多次在烏來博物館、順益博物館展示。面對市場上出現眾多的機器編織商品,曾讓高林美鳳想放棄。她說,最後是「使命感的驅使」讓她堅持傳承泰雅族傳統編織藝術。近來她更積極研究歷史文獻,以現代織法重現老祖宗的智慧。並在新店崇光社區大學開設編織染繪繡課程,讓泰雅手藝不失傳。

在烏來老街開設「渼潞工坊」的沈美露,為泰雅傳統編織手藝賦予創新精神。她擷取泰雅圖騰印製在牛仔布上,把傳統手工包包做成霹靂包,車縫拉鍊技巧形成多層次口袋,不失泰雅族原味、兼具實用性。這幾年來,她也遠赴各大專院校原住民社團授課傳承手藝。

使命感 泰雅族誓傳薪

然而,烏來編織協會元老級成員高秋梅老師坦言,目前烏來編織手藝的婦女不到十人,十二個編織工坊光靠編織手藝也無法維生,但大家有著極大向心力,憑著使命感,一定會努力下去。

原住民的族群認同,就這樣透過一代又一代的編織手藝而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