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水讀書會」每個月針對個別議題,固定聚會研討,並分組報告,最後還要完成論文。(活水讀書會提供)

讀書會還要寫論文?台北縣卅餘名國中、小校長組成的「活水讀書會」,不只分享閱讀心得,每個月還要針對特定議題聚會研討,並分組報告,最後完成論文,作為校長們在未來校務、教學上的參考,「功課」分量之重不比學生少,部分校長甚至因此而萌生了退意。

「活水讀書會」成立將邁入第十三個年頭,當時是由八位初任校長組成。名字的由來,則取自於南宋著名理學家朱熹的詩句「問渠哪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的「活水」二字,期許所有成員都能像活水一樣源源不絕的吸收新知,以免被時代淘汰。

秀朗國小校長潘慶輝是活水讀書會創始成員之一,他指出,當初成立是因為大家都是新任校長,彼此交換經驗,並找資深校長傳承,以便多吸收知識,讓校務運作順利。

每月不同主題 須提交萬言報告

其實,大台北地區由各校校長組成的讀書會有十多個,但像「活水讀書會」如此「課業繁忙」的卻不多,現任會長新莊國中校長謝金城表示:「讀書會可不是光看書這麼簡單,總要有些產出才不會顯得空虛。」

以今年為例,每個月都要選出不同的主題,從達文西到孔子、從地球暖化到未來教育,各種類型的題目都可作為議題,每個主題找出幾本參考書目,每個月選定一天全體集合討論,或是安排參訪行程,並由輪值的小組整合所有可用資訊,歸納出具建設性、有實用性的結論,撰寫成小論文。

其實今年「活水讀書會」的功課份量還不是最重的,去年的規定是每個成員在集會討論後,都至少交一篇一萬字以上的深度報告,且必須引經據典,不得馬虎。

家庭作業太重 不少人相繼退出

此舉讓許多平時已忙於校務的校長們頭痛不已,有五、六人不堪負荷相繼退出。今年一月謝金城接任讀書會會長後,採稍微折衷的做法,分組製作論文,讓這些校長們的「家庭作業」不再那麼讓人喘不過氣。

謝金城指出,雖說要寫論文,其實並非像大學教授或博、碩士生般學術性的研究,當然也不是像專業論文一樣有嚴謹格式,而是採平易近人的筆法,用一般人容易閱讀的方式撰寫,他說:「如果寫的東西沒人想看,那就失去意義了。」潘慶輝表示,雖然有時會覺得功課頗重,但透過這種主題式讀書法,且獨立研究過後,自己會成長許多,他相信「努力絕不會白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