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一二年春四月,台灣有了第一部汽車,煞似步入交通新時代,時髦且拉風,路人卻從此備受這個風速怪物威脅。隔年元月,第一樁車禍發生了。

台北大稻埕三十六歲的木工魏阿對揹著大包木屑,走在府前街(今重慶南路)上,突然,有部車頻頻對他鳴笛示警,慌張的魏阿對,閃來閃去,偏偏閃不對,還是被撞個正著,不省人事,緊急送往台北醫院(今台大醫院),所幸住了幾天院,救回一條命。

如果當時有斑馬線,魏阿對大概就能躲過一劫。偏偏看似簡單的地上劃線,近代世界卻要到一九二○年代才靈光一閃。先是倫敦人在國會廣場立金屬柱子,上掛正方形板子,寫著「請由此穿越馬路」的字眼。一九二七年八月,再於熱鬧的商店區Piccadilly Circus等十六處,描塗兩條平行白線,才雕出現代斑馬線的雛型。

不到三年,一九三○年二月,台灣也開始劃上行人專用步道,跟倫敦一樣,是二線紋的行人穿越道。當時,台北市的「城內」居全島首善,商業鼎沸,人車繁忙,第一條行人穿越道當然劃在這裡。今天的台灣博物館前、總統府前丁字路口,以及重慶南路、衡陽路、博愛路的幾個十字路口,紛紛被畫上平行白線。記者取景衡陽路的一個十字路口,拍了照片登在報上,很得意台北市的「摩登化」,不過,記者也語帶遺憾,台北不像西方國家天天清洗馬路,讓白線沾了許多泥污,不是看得很清楚。

現今大家熟悉的斑馬紋行人穿越道是戰後產物,一九四九年始於英國。戰後初期,台灣仍沿用雙平行線紋的行人專用道,一九五八年三月才引入斑馬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