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畫

昨天高雄甲仙發生六.四級大地震,對去年發生八八水災的高雄災區,又是一大打擊;這次地震對南台灣而言,也都感受到地震對生命帶來可能的威脅。這是今年以來繼海地、智利後又一次超過五級的大地震,這些頻繁的地震跡象,也讓很多國家都存在危機感,台灣更該積極面對。

不久前,有國際地質學家警告,東京、開羅、洛杉磯都在地震帶,不久的將來也可能發生大地震;台灣位於環太平洋地震帶,本身就是板塊碰撞下產生的大陸邊緣島嶼,自然也是地震頻仍。而從過去的經驗顯示,大型災難(包括大地震、颱風等天然災害與人禍)難以預期,因此各國無不思考如何預防或避免災難發生,並希望將風險降到最低。

在這方面,許多國家做了很多的努力,包括進行資源配置風險降低與防救災體制強化,都在政府政策規劃的範圍;但相形之下,台灣好像反其道而行,我們顯得不重視風險的分散或資源的分配。

大型災難的預期內容雖然未必造成立即恐慌,卻也引起許多人的憂慮,原因即在於目前的預測、預警、預防、搶救等,仍存在許多風險或漏洞;或科學預測或問題解決仍有其限制。不久前國內也有學者預期台北盆地因地球暖化,可能造成嚴重災難,甚至有人建議遷都。畢竟遷都是大事件,有必要從長計議;但面對資源集中造成風險集中,卻是我們必須立即面對與解決的問題。特別是,為了降低風險,我們得要積極規畫配套措施。

事實上,目前台灣的政治、經濟、金融、產業、文化資源、媒體等資源均集中大台北地區。使得大台北地區發展已呈現過度開發的現象,而且整個台灣的發展藍圖都是從台北看台灣、台北看天下,忽略了從南台灣與東台灣看天下的觀點。最重要的是,資源集中的結果,一旦大台北地區發生大型災難,可能導致台灣元氣大傷。近年來,這種資源過度集中大台北地區的現象,更為嚴重。

資源過度集中在台北的結果,也是風險集中在台北,造成風險增加,同時造成台灣發展的偏頗。大家熟知的是,美國紐約是(世界與美國)經濟與金融中心,華盛頓則是(全球與美國)政治中心;中國大陸也是如此,北京係政治中心,上海則是經濟與金融中心;日本東京、京都、大阪等大城,也都各領風騷。因此從這個觀點分析,推動中央政府部分部會南移是合理且可以立即思考的方向。

特別是,近來中央政府正積極推動政府組織改造,不如趁這個機會,結合與創造(五都)發展的願景。而不是像幾年前,大家熱烈討論中央部會南遷,結果只有漁業署(部分人員)不甘不願的往高雄移動。

具體而言,台灣不同區域存在不同的文化或產業特色,但中央政府有必要挹注資源,協助地方政府發展區域治理特色。而挹注資源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將部分的中央部會遷移該區。

例如大高雄有機會成為台灣科技產業中心與海洋(或漁業)中心(因為重工業長期在高雄發展,有其無法或難以取代的角色);大台中有機會成為資源整合與協調中心(因為地處台灣中心,南北往來便利);大台南有機會成為台灣的文化中心(因為台南素有古都之稱,同時保有很多珍貴的台灣文化遺產),東台灣則有機會成為台灣的環境生態中心。

歷經國外內大型災難,正是我們中央政府(含立法委員)應正視與思考資源分配與風險分擔的議題。強調這議題的意義不只在平衡區域發展,也在避免資源過度集中造成風險集中。(作者為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兼副研發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