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個月海地、智利相繼發生強烈地震(美聯社)

過去兩個月海地、智利相繼發生強烈地震(見圖,美聯社),不禁勾起一些往事的回憶,一九七八年底卡特宣布和中共建交,事出倉促,沈劍虹大使立即把我駐美大使館和雙橡園以象徵性的二十美元代價轉讓給「自由中國之友」(Friends of Free China,這是一個友我的保守組織,由高華德參議員及柯克蘭大律師擔任共同主席),以防中共攫取這些外交產業。「自由中國之友」是一個窮機構,不過一年多光景,就以無力維護這兩座產業和繳納稅款為由,把大使館賣給了海地。

海地花了不到一百五十萬美金買下原為我國的大使館,根據華盛頓市政府去年為課稅所評估的價格,此館現值已逾一千萬美元,加上土地,總值超過一千二百萬,海地賺了將近十倍,實在是一本萬利的投資。如海地能像買我大使館這樣長於經營,國家的財富必會大增,不致於像現在這般民窮財困,而應付地震後的災變,必會比現在好得多。

不再是漢家物業的海地大使館,座落在麻州大道使館區內,建於一九一一年,比中華民國成立還早一年,明年將是百年的歷史性建築了。自從一九七九年三月底我國閉館後,過去三十一年來,每逢駕車駛過門前,我總禁不住多看它兩眼,雖是景物依舊,人事卻已全非,而昔日飄揚在屋上的青天白日旗,更是早已易幟,令人不勝今昔之嘆。

離我大使館二、三百呎之遙,有一圓環叫謝瑞丹圓環 (Sheridan Circle),一九七六年九月二十一日早晨在此地發生一樁血案,震驚整個華府,乃至全球,因被害人是智利前駐美大使和國防部長賴特立 (Orlando Letlier)及他的年輕女助理。賴特立是一九七三年十月被推翻的阿葉德(Allende)總統手下的要員,當時流亡在美,從事反對智利皮諾契軍政府的活動,皮諾契對賴特立恨之入骨,先是取消了賴的智利國籍,然後由智利的情報組織DINA策劃將之暗殺。DINA收買了流亡在美的古巴人,在賴特立的汽車底下裝了定時炸彈,二十一日早上賴特立偕助理駕車經謝瑞丹圓環時,轟然一聲巨響汽車爆炸,當場把賴特立和助理炸死。

賴特立一案擾攘經年,最後總算把策劃暗殺的DINA特務唐立引渡來美審判結案,但唐立曾替CIA工作,因此CIA對智利暗殺海外異己分子的活動事前知情,而居然沒有阻止,故賴特立之死,美國難辭其咎。事實上,阿葉德總統之死,美國也無法完全撇清關係的。

就在賴特立遭暗殺前後,在美國的台獨極端分子也在從事恐怖活動。沈劍虹大使任內即曾收到台獨組織寄給他的炸彈信,幸虧沈的機要秘書張慶衍(已故)機智過人,及時識破台獨的陰謀,才沒釀成巨禍,否則沈難免與賴特立同一命運,至少也會像謝東閔一般受害。夏功權出任首任駐美代表時,台獨也曾在北美事務協調會(CCNAA)門前放置炸彈,幸及時發現報請聯邦調查局(FBI)處理,才沒成災。

俱往矣!只是天災人禍輪迴不已,無數生靈為之塗炭,海地、智利地震災變,莫非就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的寫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