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隨著亞洲經濟崛起,華裔時尚設計師逐漸受重視,多位新生代台灣設計師先後在國際上嶄露頭角,包括去年底在紐約獲得國際時裝設計競賽大獎的古又文、拿下國際成衣聯盟最佳布料大獎的黃嘉祥、二月登上倫敦時尚周的陳邵彥等人,讓世界見證了當代台灣年輕設計師的潛力。

金融海嘯期間,歐美市場消費力大幅衰退,許多國際精品業績大受衝擊,紛紛重新評估或取消海外市場展店計畫,唯獨對中國市場採取加碼策略。因應上海世界博覽會的到來,今年包括亞曼尼、卡地亞、LV等均擴大在中國的布局,掀起近十年來最大一次中國潮。

中國市場的龐大商機,吸引許多國際精品逐鹿中原,也使得華裔設計師有更多機會大顯身手。自從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穿上來自台灣的吳季剛所設計白色單肩晚禮服出席歐巴馬就職晚宴,女星莎朗.史東、珍尼佛.羅培茲穿上華裔設計師王薇薇(Vera Wang)所設計的婚紗,國際紅星瑪丹娜戴上來自台南的珠寶設計師胡茵菲所設計十字架項鍊公開亮相;這些華裔設計師在國際上的表現令人刮目相看,也逐漸形成一股新勢力。

當然目前在國際時尚圈中,台灣仍屬邊陲,但這並不妨礙台灣出現優秀的設計師。台灣的設計師發展個人品牌是最近三十年的事,在眾多設計師品牌中,金融海嘯期間逆勢操作,於二○○八年登上巴黎時裝周的「夏姿」最受矚目,夏姿設計總監王陳彩霞雖非科班出身,卻能夠從鴻祥稠布莊的裁縫師進軍到巴黎這個時尚之都,與香奈兒、古馳等品牌同台較勁,展現了堅強的毅力與旺盛企圖心。

數百年來,從荷蘭、西班牙、明鄭、清、日本到中華民國,在這塊土地上形成多元文化,成為年輕人發揮創意的最佳來源。例如,夏姿以中國傳統瓷器、絲路做為創作主題;潘伯勳、簡玉峰二人組把原住民服飾結合法國頂級服裝製作手法,推出「高山青」系列;黃嘉祥從阿嬤棉被上的牡丹花、廟宇蟠龍中尋找創作靈感;漢字則成了古又文設計泳裝的元素。對設計師而言,生活周遭的一切都是創作來源,而台灣的環境正好給了年輕人最大的自由度。

不可諱言,台灣市場很小,國際市場則是無限大,要做一個有影響力的設計師當然要走向國際。然而,年輕設計師若僅靠個人單打獨鬥就想要在國際上闖出名堂,其實很困難。以甫獲獎的古又文為例,想創立個人品牌到國外時尚周辦秀,卻沒有足夠資本與財力,這也是國內設計師界普遍面臨的困境。遺憾的是,國內紡織業大多已經外移,與設計界之間形成了斷鍊,未能成為設計師最佳的支持者。

反觀亞洲其他國家,在政府預算支持下,南韓有組織地推出「米蘭計畫」,香港推出「設計營商周」,提供補助並鼓勵商界發掘優良設計師。今年初我們的立法院三讀通過《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不過,迄今還看不出政府要如何協助時尚產業走向國際。學學文創志業董事長徐莉玲則指出,不論是傳統產業如雨傘、自行車,或高科技產業如手機、筆電等,都需要一流的設計加值,而產業與設計界的跨界合作就是最佳策略。

近年來台灣平均國民所得成長緩慢,自一九九二年突破一萬美元來,迄今未能達到二萬美元,數據顯示,台灣賴以出口的代工產業逐漸微利化,已走到瓶頸。當筆記型電腦代工業者還在為二%利潤堅苦奮戰時,國際精品毛利可高達五、六○%,一只白金鑽石鱷魚皮凱莉包賣到五百七十萬元,一個皮革鑰匙圈訂價一萬零七百元,還是有人買。這些現象顯示,如果不重視品牌與設計力,高科技也會淪為傳統產業。

廿一世紀是講究美學經濟與設計力的時代,台灣的產業要升級,必須從提升設計力開始。從古又文、黃嘉祥到陳邵彥等新生代設計師在國際上頻頻獲獎,顯示台灣在時尚設計方面的人才與創意源源不絕,再加上中國的龐大市場,為台灣帶來了極大的商機。我們期盼政府與民間能攜手合作,全力協助有創意的新生代設計師躍上國際舞台,提升台灣的設計力,讓台灣朝設計王國的理想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