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製的精密規畫和後製的整合行銷,讓《艋舺》未演先轟動。先以偶像劇一哥阮經天加上新科影帝趙又廷的超級雙卡司造勢,再以萬華在地居民對「流氓火拚」劇情的反彈引燃話題,旗開得勝,接續在春節長假的加持下,票房更勢如破竹地衝破兩億五千萬,萬華清水祖師廟、剝皮寮老街也成了影迷、觀光客朝聖的勝地。

每天翻開報紙、打開電視,觸目皆是:天廷雙帥代言走秀、演員們生活點滴、名導們議論評斷、馬總統呼籲拒買盜版…,從電影虛擬世界到畫外真實世界,《艋舺》鋪天蓋地而來。然而,這部在台灣電影歷史中創造奇蹟的幕後靈魂人物、催生者,在一群男性製作團隊裡唯一的女性監製:李烈,孤單的身影卻被掩沒在媒體英雄崇拜的狂潮裡。沒有任何一篇報導詳盡地專訪她、書寫她,一個歷經失婚的小女子,要用何等的毅力決心和智慧魄力,才能打造出這麼一部本土黑幫電影?配樂陳珊妮,也無聲無息。探討女性如何以細膩思維編織江湖豪氣的情境樂章,比不上道上兄弟俗辣的言行,值得人們關心、討論、剖析。

《艋舺》,劇情是台灣版的《投名狀》,對白是電影版的《台灣霹靂火》,全片幹恁娘滿天飛,隨著電影暴紅的對白「意義是三小?我只聽過義氣。」更是在網路上傳誦千里。然而,不少觀眾根本不明白三小為何?只覺得聽起來很酷說起來很屌。台語「小」,通常指涉性無能或無能者,粗鄙卻貼切,符合劇本營造的八○年代幫派調性,片中象徵男性陰莖歆羨的棍、棒、刀、槍道具亦無所不在;復古裝扮、兄弟義氣、角頭恩怨、噬血殺戮透過劇本再現,管他真假,卻讓從不瞭解黑道江湖的平常百姓驚艷瘋狂,道德規訓與原性壓抑在短短的兩個多小時裡徹底瓦解崩潰,看了直讓人爽到不行。

走出戲院,高級知識分子回復常態,亦可延伸電影意涵找出足以寬慰人心的嚴肅話題,懵懂的國中生卻仿效《艋舺》義氣相挺情節,自立幫派糾眾打起群架來。戲裡戲外,暴力蔓延真假難分。還是周董說得好:「聽媽媽的話是好事。」

然而這部百分百歌詠父權的電影,從劇情到角色、對白,男人陽剛氣味暴烈鮮明,女人個個面目模糊:一個面有胎記的殘缺妓女,痴心等待逼近死亡的兄弟愛情;一個無怨無悔的溫婉母親,刻意隱藏兒子身世來接納昔日愛人;一個角頭老大的無聊妻子,只能在牌桌上消磨時光和排遣悲傷;從身分到扮相,女人在《艋舺》裡明顯被刻意邊緣化,成了被輕忽貶抑的懦弱「他者」。

儘管如此,幕後操控全局的卻是女人。李烈雖拒絕籌拍《艋舺》續集,期許有朝一日,她能再製作出一部進軍好萊塢、橫掃國際影展的絕好電影,和連獲九項奧斯卡提名的《危機倒數》導演凱薩琳畢格羅一般,俾倪男性霸權電影工業。 (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