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戶籍制度的改革帶來更公平的生活待遇,是大陸農民工普遍期待。(CFP)

大陸兩會正式起跑,飽受各界質疑的戶籍制度果然成為與會代表提案與關注的焦點,部分出席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便直言,戶籍改革勢在必行,關鍵在其背後的利益機制及配套措施的調整,但無論如何,「帶有計畫經濟時代特色的戶籍制度已到了應該調整的時候了」。

現行制度 不符需求

事實上,早在兩會開幕之前,大陸官方就相當罕見的對戶籍制度改革密集表態,其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撰文提出「以證管人,以業管人,以房管人」的「三結合」觀點,引起的迴響最為廣泛;另外,媒體的相關報導更不在少數,不少全國人大的代表因此認為,這個在大陸已經爭論了20年的議題可望在兩會期間有重大突破。

不過,根據新華社的報導,參加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也同時表示,戶籍制度改革不能一蹴而就,必須逐步推行,才能讓戶籍體制和法規在改革中更趨完善。

全國人大代表、華僑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戴仲川指出,中國的戶籍制度是50年代根據當時的生產力發展水準制定的。改革開放30多年來,中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帶有計畫經濟時代特色的戶籍制度到了應該調整的時候了。

農民落戶 亟需改革

戴仲川強調,「農民工為城市建設作出貢獻,應該得到與市民同等的待遇」,他表示,早年中國社會資源供給不足,現行的戶籍法規有利於穩定整個社會。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隨著城鎮化的推進,戶籍制度已成為農民融入城市的阻礙,這並不符合現代化發展要求。

戴仲川呼籲,未來戶籍改革一定要加快落實放寬中小城市、小城鎮,尤其是縣城和中心鎮落戶條件的政策,促進符合條件的農業轉移人口在城鎮落戶,並享有與當地城鎮居民同等的權益。

不過也有人擔心戶籍制度改革之後,當地農村經濟可能會受到影響,全國人大代表、福建省龍岩市新羅區西安村黨支部書記章聯生指出,以西安村為例,該村資產高達數億,這都是以前全村村民集體創造的,一旦戶籍限制被打破了,他擔心外人若想落戶該村,則財產分紅該如何分配?「這會引發糾紛,產生新的矛盾,影響社會穩定」。因此,他認為戶籍制度一定要打破,但改革要一步步來,至少相關法律要作好細部的配套與規畫。

利益機制 應予調整

對此,戴仲川認為,戶籍制度並非簡單戶口問題,而是涉及基礎教育、住房、公共設施等多方公共資源分配的問題,所以改革的實質是調整戶籍制度背後包括財政在內的多項利益機制。

但這並非是無解的問題,以農民工子女就學問題為例,戴仲川就建議大陸政府可以考慮發放「教育券」,讓農民工直接分享教育經費,對農民工而言也不失為一項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