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中國人大、政協會議已經展開,這兩個機關的組成分子往往有所爭議,也有很多代表委員不按時與會,不履行職務,尤有甚者,還會違法亂紀、為非作歹。

但這樣的現象,是因為沒有建立人大、政協的「退場機制」嗎?邏輯上來說應該不是,關鍵是在於「進入機制」產生問題。

人大是中國名義上最高的權力機關,透過民眾直接、代表間接選舉產生。但一直以來,這類選舉往往受控於一些手段,使選舉沒有辦法真正表達民意。諸如人大代表的提名過程不透明,許多民眾根本不知道這候選人是怎麼產生的;又或者選舉過程沒辦法進行自由且公平的宣傳,民眾往往不認識選票上的人大代表。

至於政協,相比人大就更沒規範。除了長期用來點綴的民主黨派人士,只要是有人願意進入政協,便常為有權者拿來做做公關,把這些人提名於黨委組織有關部門,而經過反覆協商後,就順理成章成為政協委員。這中間當然會提交政協常務委員會投票,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底下協商談好了,投票只是一個形式。

更進一步說,事實上這兩個組織也有相應的進入、退出機制,只是都形同具文,不被掌握權力者所尊重。

過去中國人大、政協不乏有參政議政能力強、有責任心、熱情高的人加入,但最後終究明白一個現實,他們能發揮的作用不大。「進入機制」這最核心的問題不去觸碰,做其他修改都很難讓此二機關真正發揮作用,永遠只是政治上用來點綴的酬庸。說到底,劉翔們退出了,也只是另一批劉翔們的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