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委員、陶然居飲食集團董事長嚴琦語出驚人:關閉所有社會網吧,政府辦公共網吧,他還將在兩會期間提交相關提案。網絡對青少年的負面影響無需一再贅言,因此,2006年9月20日,山西方山縣委書記張國彪才會鐵腕關閉全縣網吧。假如嚴琦的建議付諸現實,網吧經營壟斷、政府管理效率等新問題同樣會冒出來,況且政府接管後,誰也不能保證網吧出於利益誘惑不會故技重施。

當下網吧之所以愈來愈成為社會公敵,除了一些黑網吧的唯利是圖,有的合法網吧實際上對有關規定禁令要麼打擦邊球,要麼根本就無視規定的存在。

但另方面,很難說監管部門對於網吧生態的惡化總是被蒙在鼓裡。在網吧市場牌照一再飆升的利益面前,到底有多少合法網吧因違規而被嚴厲懲罰呢?記得方山縣網吧被關時,有位業主就道出網吧生存的「潛規則」,即如果不允許未成年人進入,網吧根本就生存不下去。

既然當下監管部門本就乏力,即便政府收編社會網吧,除開徒增公共財政成本和有可能形成新的壟斷等問題不談,沒有理由讓人相信,置於政府麾下的網吧,定會受到「同行」管理部門更為嚴厲地監督。

青少年網癮問題應引起社會高度重視,網吧監管不力的問題納入討論確有必要,但青少年網癮簡單封堵未必奏效,假若網絡成本足夠低廉,青少年不用跑到網吧,更多地在家長指導監護下上網,還會滋生這麼多的網癮現象嗎?讓政府接管社會網吧,這個真的不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