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中國經濟數據,以GDP增長8.7%和CPI下降0.7%而落幕,在這個看似皆大歡喜的數據背後,身為普通百姓的我們卻很難像官員們一樣彈冠相慶。GDP增長帶來的國有資產的升值,難以惠及百姓,城鄉差距進一步擴大。四萬億計畫投資多流向大型國企,普通人享受不到,數字並沒有帶來實質的改變。新的一年,我們期望政府在制定政策時要把公眾利益放在首位,用全面的數據指導經濟建設,用多元的標準去考核官員,讓這些數字裡能有老百姓自己的身影。

從宏觀經濟來看,中國的GDP基礎建設占比重很大。雖然在有些人看來,中國在基建和城市規畫方面的投資具有前瞻性,並將為新一輪增長奠定基礎,但其他人也在擔心,去年的復甦是建立在投資泡沫上的海市蜃樓。

2008年底,各地到北京跑項目審批者,擁堵了北京三里河中央部委辦公區,他們全沖著「四萬億計畫」而來。從10月以來,這裡的餐廳始終人滿為患,包間很難訂到,食客們談論的是動輒數十億、上百億的項目審批。

單一數據掩蓋一切

在土地市場上,2009年國企表現頗為強勢,是各地「地王」最主要的買家。杭州上城區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7億元(人民幣,下同)奪得南山路勾山裡B地塊,成為當年樓市回暖過程中重點城市首個「地王」。隨後中國中化集團旗下的中化方興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出資40.6億元摘得北京「地王」。在四萬億計畫下,央企更容易獲得低成本的信貸資金,苦於缺乏更好的投資途徑,在實體經濟沒有復甦之前,大量的資金通過央企流入了房地產行業。

四川彭山曝出劉備墓位於當地蓮花村後,全球矚目。劉備墓究竟在哪裡?姑且不論成都說、奉節說和彭山說孰對孰錯,在劉備墓之爭的背後已然是蠢蠢欲動的GDP情結。在以GDP為政績導向的地區競爭制度中,沿海地區各地方政府動用各種招商引資方式,不計代價引進許多處於技術低端的製造業,這種片面的政績觀在白熱化的地區競爭或者競賽中,極容易脫離產業政策的導向而演化為短期化的片面追求外商直接投資數量的傾向。

期待經濟數據細化

網友呼籲統計數據應細化,稱工資「被增長」:有3成受訪者表示,自己的收入「被平均」了。有54.69%的網友呼籲國家統計局,「別平均,還是細化一下,也讓我們知道差距有多大。」長期以來,我們看問題習慣於非黑即白,制定標準也是一刀切,其實,標準越細化越利於執行。進行更細緻的分析會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和事故,執行起來也更為有力。

改善和提高民生指數,就應成為各級政府孜孜追求的科學目標。廢除數據崇拜、惟數據論的同時需要考核部門樹立起正確的政績考核觀念,引進不同的考核方法和考核標準,在技術層面上豐富考核手段,如可以通過直接的民意測評或基層走訪等方法彌補數據或量化考核的不足。不然的話,再有效的考核項目都只會淪為官員政績造假道路上的犧牲品。

歸根到底是要把公眾利益放在經濟建設和制定政策的首位。制定政策應以普通民眾的利益和幸福為出發點。經濟指標增速比例絕對不能「被統計」。要對各級政府的GDP統計,層層擠水分、去泡沫。虛假GDP增速,雖然有了政績,只會誤導輿論、害國害民。各級地方政府要效仿中央領導的民生密集考察,把普通老百姓的民生指數改善和實際收入增收放在心窩裡。只有人民的日子越過越好,社會才能和諧,國家才能安定,政權才能鞏固。(摘錄自搜狐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