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大陸,機車是指 「火車頭」。(新華社)
江永雄

在大陸二十餘年,各式各樣的經歷讓我總結出一些心得:「同文同種想法不同」。

在台灣,如果你能讓投資人拿出總資產的40%來投資一個項目,那你基本是一個「募資超人」,因為台灣人從過去「窮怕了」,過去連口飯都吃不上,現在好不容易能吃上一口飯,你叫他回到過去,那是絕不可能的事,而在大陸今天你的項目如果夠好,你猜大陸人會拿多少出來投資?有人說總資產的80%、有人說100%、也有人說200%,告訴各位都不對!大陸人如果資產是100萬,他會再去借200萬來拼一把,原因居然是與台灣人一樣:窮怕了!「我這一把跟他拼了!贏了就天天吃鮑魚,輸了大不了回去喝粥!」這是同文同種想法不同。

有人對江丙坤 很感冒

在台灣,我們通常對人不滿或反感會說:「我對你(或此事)很感冒!」感冒就是不滿!感冒就是反感!有一次我的好朋友四川省瀘州市委書記朱以庄率團到台北來訪問,在晚宴上,海基會江丙坤董事長正在發表他對兩岸關係的看法,隨行的商務局局長鞠麗突然大喊一聲:「江副主席您剛剛說的問題,我很感冒!」頓時,在場的台灣人士個個神情緊張,不知如何因應,連江副主席也一時語塞,當時我想鞠局長對江副主席一向敬重,且他用的詞是「您」不是「你」,所以不應該會是故意挑釁,口出惡語才是,我立刻接上口說:「鞠局長您的意思,是不是對江副主席的話感興趣啊?」「是呀!是呀!感冒不是感興趣是甚麼呀?」鞠局長說。

霎時,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而鞠局長知道言語上有了誤解後滿臉泛紅,自罰三杯瀘州老窖高度白酒以示歉意。

窩心其實 不窩心

而在北京一次宴會上,我與遼寧省商務廳廳長張貴新(現任遼寧省貿促會會長)吃飯時,我將此事在宴會上與張廳長分享時,張廳長告訴了我另一個兩岸用法不同的詞。大陸習慣將一肚子的怒火形容為:「窩心」,而台灣卻將「窩心」一詞形容為「感受溫暖」。

而就「感冒與窩心」的這兩個用詞,能在兩岸有這樣完全相反的定義,我與張廳長在相互敬酒時,我們拿感冒與窩心的語詞來互相調侃,這是因為我們完全了解彼此的用意與實質意涵,這是在小規模的兩岸交流上,經過說明解釋就當茶餘飯後笑話說說。

如果此事是發生在兩岸兩會(江陳會)或是國共論壇上正式談判的官方辭令,雙方又不了解實際內容,恐怕會發生不小的誤解,這也是同文同種想法不同。

摩托車 不是機車

另一次我在重慶,與當地最大摩托車生產商「重慶嘉陵摩托車公司」的田總見面時,聊起我們皇冠 (CROWN)有註冊「皇冠機車」的商標,當時他非常興奮說,如果我們真的有註冊皇冠摩托車的商標,我們可以雙方來合作進軍大陸市場,因為大陸消費者對皇冠汽車的品牌是比較認的,要我趕快把註冊商標的資料先傳過來看看…等等。

我一聽也跟著興奮起來,趕快讓公司將註冊商標的資料傳真過來,在傳真的過程中,田總不斷地告訴我他們的生產技術是多麼的先進、多麼的優良,彷彿我們已經是合作夥伴了…。

等資料傳過來,我一臉興奮地將資料給嘉陵的田總看,他似乎有點失望的告訴我:「江總您這不是摩托車,這是機車!」「摩托車就是機車,機車就是摩托車!」我說。

田總回答:「摩托車是摩托車,機車是機車,這是不同的!」,此時我不能置信的問:「好!摩托車是摩托車,機車是機車,那請問機車是什麼?」,田總沒好氣地說:「火車頭!拉動火車的火車頭…」

在大陸十幾年付了十多年的商標註冊費,原來註冊了一個「皇冠火車頭」商標!

最近我經常在演講場合推銷我的「皇冠火車頭」,不正因為大陸最近在發展四橫四縱高速鐵路嗎?也許不久後我可以把「皇冠火車頭」給賣出去。這又是一個同文同種想法不同的範例。

檢討就是 找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