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打算在民國101年底於國道全面實施電子收費,收費方式將從人工柵欄的計次收費,改成「走多少,付多少」的計程收費。此議一出,立即引發廣大用路人的高度關切,除了擔心形同「變相加稅」之外,根據旺旺中時民調中心的最新民調發現,有高達近6成的受訪者不贊成此項新制。顯示即使新制依循使用者付費原則,較現制公平合理,但卻無法獲得多數民眾與用路人的認同支持。看來主管部會除了要正視這種「庶民」的意見之外,如果真要推動,包括時機、計費方式、電子計費器(OBU)的裝置等相關配套,也都必須及早規劃、安排。否則,一動不如一靜,維持現制,至少不會引發民怨,並出現政府、民眾與業者三輸的局面。

檢視國道收費制度的變革規劃,的確是一個相當典型的政府公共政策推動的案例。眾所周知,目前的國道收費制度是採在主道上,以平均間距34公里設置一座收費站方式,收取固定的通行費用。檢討起來,這樣的收費方式至少有兩項明顯的不公平缺失。其一是採定點收費方式,自然會出現兩個收費站之間形同免費使用國道的情形,甚至還有用路人刻意從收費站的前一個交流道下來,再從收費站後的下一個交流道上去以規避收費的情形。其結果據統計有高達五成四的用路人事實上是經常無償行駛高速公路,此不只有違使用者付費的原則,而且對於其他四成六繳交過路費的用路人,形成相對的不公現象。

其二則是有關高速公路乃至東西向快速道路的興建與保養維護,本來就是以國道基金的收入來支應。但目前除了國道一號與三號是採全線定點收費之外,其他包括國五、國二、國四、國六、國十及其他的東西向快速道路,則均未設站收費。如此形同要以兩條國道的過路收入,承擔眾多國道及快速道路的保養修護之責,並支應未來進一步的興建新路計畫。也就難怪多年累積下來,國道基金的每年負債餘額高達1,700億元,如果不改現制,全面收費,國道基金的損益兩平恐將遙遙無期。

進一步檢討這種不公平現象之所以發生,前者只能歸咎於當初制訂收費制度時的缺乏遠見。設想當年國道初通之際,即使電子收費的機制尚未成熟普及,但如果一開始就採取於交流道的出入口設置收計費站,自然可以養成用路人上高速公路必須使用者付費的習慣,也不致在積累了過半的免費用路人之後,成為反對改採計程收費新制的龐大力量。至於後者未能於各國道及快速道路一體實施收費制度,則與近年來民粹風氣的滋長與主管官員的畏葸與缺乏擔當有關。以國道五號為例,其實工程規劃也設有宜蘭、羅東收費站,但在地方首長及民代的倡議下,政府首長畏葸怕事,最後只在頭城單向收費。而此例一開,其他國二、國四、國六、國十自然也就無從收費,更遑論其他快速道路收費制度的建立了。

不論基於使用者付費制度的確立與公平原則的確保,或者讓高速公路能夠更為順暢,建立國道收費由人工計次定點收費改為以電子系統計程收費,無疑是一項更為公平合理的制度變革。但是此議一出,反對者接近6成,其不贊成的原因,最主要是反對變相加稅,說穿了其實就是反對付費。其次則是反對要另外花費加裝OBU,以及擔心國道全面收費會使市區交通變得擁擠。

針對這三項主要反對意見,我們認為主事者如能把握收費費率公平合理及透明的原則,並加強事前的溝通宣導,一方面自可消除民間對於政府藉全面收費變相加稅的疑慮,另方面也應可漸次為社會大眾所共知進而接受。其次關於加裝OBU的問題,民眾當然是希望免費加裝,但一方面業者無此意願與義務,另方面對目前已加裝的近百萬輛車主而言也不公平。看來交通主管官署是應研議特別的折扣優惠辦法,以打通全面電子計程收費的任督二脈。至於擔心全面收費使都會區短途車輛改走市區道路造成交通壅塞問題,的確不是杞人之憂,正是主事者亟需周詳研議提供配套的重點了。

實施國道全面計程收費,雖有其公平合理性,但確是知易而行難,即使實施期設定在2012年底總統、立委選舉過後的「承平」時期,但配套措施及宣導方案不能事到臨頭才推出,而提早曝光則又可能成為足以影響立委、總統選情的焦點議題,屆時能否順利推動,確實存有不小變數。新制究竟能否落實,還是只能率由舊章,的確是台灣能否「去民粹化」的一次考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