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早年在大陸的台商選擇「離群索居」,只住在台灣人聚集的社區,盡量避免與當地人往來。如今,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在大陸購屋置產,在大陸城市居住、生活,甚至定居下來,並且融入當地社會,與大陸人「做鄰居」。這些「台灣鄰居」在大陸人眼裡的樣貌,也成為大陸人看台灣的一個縮影。

 年初,小區裡搬來一家新住戶,據說是從台灣過來的。一家三口,男人自己當老闆開了一家電子廠,女人在家做全職太太,照顧孩子。因為男人總是很忙,女人也不常出門,所以都幾個月了,大家也不曾和他們打過交道,只不過偶爾在小區裡遇見了,夫妻倆很有禮貌地衝我們點頭微笑,十分友好的樣子。

 這天早晨,我去上班,剛走到樓底,忽然看見一群人正對著牆上的一張留言條議論紛紛。我湊上前一瞧,原來是《致三樓鄰居的一封信》。三樓?我不禁一愣,三樓住的不正是那家台灣人嗎?紙條上的內容是這樣的:

 三樓的台灣朋友:您好!

 我們是生活在一幢樓裡的鄰里,雖然未曾相識,但最近卻常常被您那優美動聽的琴聲所困擾。每天早晨7點,你的琴聲就開始在小區上空飄蕩,直到晚上11點還未停止。在此,我謝謝你的琴聲,它不僅陶冶了我的情操,更豐富了小區的精神文化;同時,我也為你勤奮刻苦的精神所欽佩。

 現在,有件小事想和您商量一下:你看能不能把你彈琴的時間稍微改變一下呢?畢竟,每個人都需要片刻的安寧。謝謝!

 同樓的鄰里,上

 信的內容不長,但卻出現了兩個謝謝,寫信人是非常有氣度和禮貌的。其實,他所反映的情況我們也都感同身受。每天晚上,三樓那「吱吱呀呀」的琴聲吵得人輾轉難眠,雖然大伙心裡都抱怨不已,但礙於面子,誰也不好意思開口去說。

 第二天一早,走到樓底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那張紙條的下面多了一張新的留言條,而且是手寫的。從娟秀的字體來推測,留言人應該是那位台灣太太。

 上面的鄰居:您好!

 首先,我為自己的疏忽而影響了您的正常生活說聲「對不起」。因為孩子馬上要參加考試了,所以最近加大了練琴的強度和時間,沒想到卻打擾了您的休息,真的很抱歉。以後,我會盡量選擇在大家上班的時候練習,中午午休和晚飯後少彈或者不彈,最晚也不會超過晚上10點。

 謝謝您的包容和理解,更謝謝您用「朋友」這個詞來稱呼我,雖然我們一家人來自遙遠的台灣,但內心深處一直都真誠地希望能和大家成為朋友。同時,我也為擁有您這樣文明友善的鄰居而感到榮幸。

 再次說聲「對不起」,也真心地歡迎您來我家做客!

 三樓,上

 回信的內容也不長,但出現了3次道歉,可見回信人的態度是非常誠懇的。

 周末,我們便主動登門拜訪了三樓的台灣鄰居。女主人顯得十分高興,不僅熱情地帶領我們參觀她的家,介紹她可愛的女兒給我們認識,更親自下廚做了地道好吃的台灣小吃招待我們。在愉悅的交談中,我們能真實地感受到,與台灣同胞聊天,是那麼親切,那麼放鬆,那麼舒適,就如同與自己的家人談心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