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為了照顧孫女讀書、接送方便,我們在靜安新城九歌花園購置了一套房子,由田林新村搬了過來。房子一梯兩戶,想不到從此有了台灣鄰居,我是901室,902室是一對台灣老夫妻,先生姓鄒。

 起先,大家都比較拘束,言語不多。但看得出鄒先生很注重鄰居關係,主動上門與我接觸,也打消了我的顧慮。我們從房屋裝修開始來往,兩家安裝的防盜門一模一樣。鄒先生說「鄰居比房子還重要,好鄰居平安一生,和和美美」。

 之後我們相互走動,我想自已是社區總支委員,更應主動宣傳黨的政策、對台政策,關心他們在上海有什麼要求、有什麼困難。

 鄒先生說,他是寧波人,1949年去台灣後一直思鄉心切,現在各方面條件允許了,在上海購置房屋,可以每年帶老伴來上海住幾個月,並回寧波祭祖探親。

 鄒先生比我大2歲,生活很有規律,每天5點30分起床後就下樓鍛練身體,繞小區步行2圈,然後去菜埸買點蔬菜、水果、早點。他總是說:「上海蔬菜、水果、點心真便宜,什麼都有。大陸的經濟高速發展,老百姓生活一天天好轉,希望你們有機會去台灣看看。」

 他的生活十分節儉,外出總是乘坐公交車或地鐵。鄒太太因骨質疏鬆,外出活動不便,但鄒先生經常帶她去小區走走、坐坐,透透新鮮空氣。

 幾年來,鄒先生每次來上海時,總會帶上台灣高山茶和鳳梨酥送給我,每當他離滬前,我也會送他杭州龍井茶和一些瓷器,還送他一些大陸出版的書,兩人成了名符其實的好朋友。當鄒先生知道我喜愛集郵和集幣時,也常常帶一些台灣信銷票與各種面值的台灣硬幣,我十分感動和珍愛。

 今年3月去台灣環島遊也是鄒先生促成的,早在幾年前鄒先生就送來台灣觀光導遊圖及各地風光介紹,邀我們夫婦去台灣走走。從台灣旅遊回來後,我寄給鄒先生《台灣環島游印象記》一文,他也給我回信。

 上海韓正市長率團訪問台北市,引起轟動效應,鄒先生熱情的寄來了台北報紙和報導,他寫道:「韓市長訪問非常圓滿,非常成功,他留給大家的印象,是既親切又溫馨,像是一陣溫暖的春風,令人感到欣慰又舒暢。」

 我們最近又開始在網路上聯絡,通過便捷高速的現代通信相互傳遞信息,我們稱之「第四通」。我把上海世博會參觀行程、世博會看點傳給鄒先生,邀請他盡早來滬參觀世博會。

 鄒先生將於8月初來滬,當然我一定全程陪他參觀世博,遊覽新外灘,新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