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自1979年開始改革開放,30年來經濟快速發展引起世人的注意與高度肯定,卻相當幅度侷限在經濟層面的進步,但中國大陸的法治跟得上經濟發展的進程?陳長文等法律學者認為,答案不令人樂觀。

 「有錢判生、無錢判死」這句早年在台灣人民對司法不信任的評語,似乎也同樣是今天中國大陸民眾心中的疑惑。

 這種導源於司法品質,不論是人員或制度的低落所產生的不信任,形成了一種「進程的割裂」。也就是說,在經濟上的進步神速,但卻在法治精進、人權保護與民主建構的腳步上牛步化。如果中國領導人不正視這樣的問題,法治與經濟的進步落差,終有一天會回過頭來成為中國政治經濟發展的致命傷。

 尤其在經濟進步的同時,至今仍不時從傳媒報導,某某人因涉及刑事案件,被公檢警帶走數日,音訊全無,一定要透過關係打探許久,才能「隱約」得知當事人在押拘禁的狀態。正當法律程序的闕如,使得民眾在面對政府時顯得極度弱勢,人權保障蕩然。

 這樣的經驗,台灣人民並不陌生,過去台灣檢警調的權力無限上綱,押人取供成為常態,面對司法警調,人民根本沒有保障可言。若司法品質持續低落,人民沒有「免於生命、財產與自由恐懼之虞」,社會的信任與安定也就隨之不存在。

 一個不能帶給人民信任感與安全感的社會,如何能長期維持經濟發展於不墜呢?

 中國的法治改革與台灣有什麼關係?陳長文說,當然大有關係!

 陳長文指出,2009年11月領團來台參加「兩岸一甲子」研討會的鄭必堅團長,除了是「中國和平崛起」的創建者外,他所提出的「三和理論」(2005年11月22日鄭必堅執筆在人民日報頭版所載「中國共產黨在21世紀的走向」揭櫫此一理論內容)包括:對內謀求和諧、對外謀求和平、對台謀求和解,頗受稱道與矚目。

 表面上,雖可把「三和理論」看作是中國和平崛起、永不稱霸相關論述的一環,但事實上,它也是攸關「兩岸發展」的重要看法。因為,對於兩岸的未來,無論是融合為一、走自己的路,抑或是維持現狀,大陸是不是真能和諧、和平、和解,在在都是影響台灣前途抉擇的關鍵。

 從這樣的角度而言,我們的政府官員也應給自己更多功課,除在「事務性」層次推展兩岸的司法互助,更應在「理念性」的法治層次增加交流,擴大影響。這並不是說台灣的法治有多麼了不起,我們還是有很多沒做好、沒做完的功課,但至少可以作為兩岸人民相互的參考,成為中華民族之間一種進步的催化。

 透過更持續廣泛的交流,這也將更有助於激盪出更多的「法治創意」。兩岸法治交流,不妨由此大力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