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直覺自己的勞動收入被忽視,這種歧視必須修正,但政府認識到了嗎?準備改正嗎?(新華社)

 評論解讀廣東南海本田的罷工事件,直接原因是員工對其過低工資的不滿。評論文章卻直指,「資本收入總是具有侵占勞動收入的本能」,在勞資關係中,勞動者往往是弱勢的一方,有些地方的制度保障下,或許勞資利益會逐漸平衡,但在中國大陸,要企求法制層面達到保護勞工,還有長路要走。

 近年來,中國的汽車工業突飛猛進,在別國汽車工業逐漸萎縮的局面下,中國汽車工業卻是一枝獨秀:2009年,不僅銷量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汽車消費市場,同時還以1379萬輛的產量超越日本,摘得全球第一大汽車生產國的桂冠。

 為何中國汽車工業會取得如此的成就?近30年來中國人均收入增加而對汽車需求的增長是主要因素。但是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就是中國低廉的勞動力成本。一個可以作為佐證的例子是,有媒體在調查某家深受資本市場歡迎的民族汽車廠商時,驚奇地發現:在很多歐美國家需要通過機器生產的環節在這家工廠都變為人工生產。

 何以造成低工資

 國內消費者對汽車的井噴般需求和低廉的勞動力成本還造就了另外一個非常特殊的現象:同樣型號的本田汽車,國內工廠生產的汽車,在中國市場上的價格,要遠貴於在美國市場上銷售的,由美國工廠生產的汽車。1998年,廣州本田曾經創造了「當年投產、當年盈利、當年分紅」的堪稱世界汽車史上奇蹟的現象。

 我們現在回過頭來看,雖然這個奇蹟中包含著廣州本田的努力,但是更大的原因可能在於:廣州本田的成功在於分享了中國龐大的內需和低廉勞動力的雙重紅利。當然,這個紅利不僅屬廣州本田獨有,同時還歸於整個中國的汽車工業。

 但是對於中國汽車工業的產業工人來說,尤其是生產一線的產業工人來說,他們並沒有在這個汽車業的盛宴中分享到紅利:與其他行業的工人相比,他們的薪酬也並沒有明顯的優勢,儘管汽車廠家的利潤遠高於其他行業。另外一個可供比較的資料是:在美國,豐田公司的平均小時工資為48美元,通用公司的平均小時工資為73.26美元,而中國汽車工人每月工資僅為1510元人民幣。

 是什麼造就了中國汽車產業工人的低工資狀態?是廠商的貪婪還是產業工人的無能?如果我們僅就此角度出發,可能永遠也解決不了產業工人的困境。在我看來,追逐利潤是資本的天性,但問題是,為何在中國,資本可以獲得如此多的利潤,而產業工人分享的收益卻是如此之少?

 工人利益節節退

 一個可能的解釋是,這是由製造業的本性所決定的。在製造業中,無論是技術密集型還是資本密集型,資本收入總是具有侵占勞動收入的本能。工人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產流水線上的一個螺絲釘,工人的低收入會影響工人的情緒,導致工人的不滿,但是對於資方來說,這樣的不滿是可以忽略不計的,這並不妨礙產品的最終品質,當然也就不會影響該產品在市場上的競爭力。對消費者來說,所購買的是不會說話的最終產品,只要其性能卓越、價格合適,何必在乎它是由誰生產或者生產者的心理感受呢?

 一個更深層次的制度性因素,在世界上的絕大多數國家,當工人覺得其工資過低的時候,可以通過罷工或者其他途徑與資方爭取利益,在勞方和資方的鬥爭中,勞資的利益會逐漸得到平衡;但在中國,由於缺乏完善的職工權利保護體系,導致了工人的利益在資方面前節節敗退。

 更可悲的是,各地方政府以GDP增長為第一發展目標的情況下,資本密集型的製造業,由於能夠帶來巨大的稅收和產值,還會是各地優先發展的對象。地方政府毫無疑問就會在勞資發生糾紛時偏向資本一方,這個困境可能就愈演愈烈。

 本田停工門事件即是這樣的一例。在這起事件中,事情的起因並非是工作環境惡劣等因素,而是由於工人的直覺認為他們的勞動收入遭到了忽視,這種歧視必須被得到糾正。工人認識到了這種困境,我們的政府認識到了嗎?準備採取措施改正了嗎?

 (摘自《東方早報》2010-05-28,作者傅蔚岡為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