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死回生再攀高峰▼▲創業38年來,劉金標成功把巨大打造為自行車業的巨人,再度擦亮了台灣自行車王國招牌;在台中大甲成立的巨大機械,如今發展成為全球最大自行車製造廠。(本報資料照片/王英豪、陳世宗攝)
起死回生再攀高峰▼▲創業38年來,劉金標成功把巨大打造為自行車業的巨人,再度擦亮了台灣自行車王國招牌;在台中大甲成立的巨大機械,如今發展成為全球最大自行車製造廠。(本報資料照片/王英豪、陳世宗攝)

 「創業前幾年,我們沒錢、沒訂單、沒技術,也沒市場,所有困難都碰到了,只差沒有倒閉。」巨大集團董事長劉金標回憶一九七二年創業時的艱辛,他咬緊牙關與執行長羅祥安一人扛著一台自行車,到美國、日本尋找代工客源,憑著一股不服輸、打死不退的精神,如今巨大蛻變為全球最大自行車製造廠,捷安特為兩岸最大、歐美前三大自行車品牌,寫下一頁傳統產業創新奇蹟。

 先前做過罐頭、麵粉、木材、螺絲、電解廠、汽車運輸與鰻魚等事業的劉金標,累積了無數的「街頭智慧」,憑著過人膽識與勇氣堅持到底,多次化危機為轉機,讓台中大甲最初僅卅八人的小工廠,一路成長至八千人的巨大集團。

 「原以為做自行車很簡單,不過是兩個輪子加上一些零件組合起來。」劉金標說,投入之後才發現一點也不簡單。「當時還沒有國家標準,零組件廠商生產的產品規格不同,輪圈與輪胎、螺絲與螺帽搭不起來。當時台灣產品形象很差,美國的自行車業者甚至拒賣、拒修台灣的自行車。」

 巨大成立前四年一直虧損,直到第五年終於獲得美國百年自行車品牌Schwinn的訂單。Schwinn訂量最高時達七成五,成為巨大最大的單一客戶。然而,一九八五年,最大客戶另找香港自行車廠到大陸投資,此舉對巨大有如晴天霹靂。劉金標說,「這個空前危機讓我覺悟,代工無法長久,巨大必須全速發展自有品牌。」

 一九八○年,台灣的自行車出口值創下世界第一,贏得自行車王國美譽,二○○一年這項紀錄被大陸超越,台灣的自行車產業則因產業外移等因素,面臨空洞化的生死存亡關頭。

 劉金標說,當時台灣自行車產業進入冰凍期,整個產業幾乎被判「死刑」。大陸以低單價量大取勝,台灣唯有轉型為高單價、高品質的產品才有出路。身為龍頭業者,他決定敞開心胸,主動與競爭對手合作,聯合國內自行車零組件廠商於二○○二年組成「A-Team」,共同努力改善生產流程,提升效率與研發水準。如今整個產業競爭力大幅提升,台灣躍升為中高級自行車王國。

 「A-Team是台灣的特產,台灣自行車出口平均單價由九年前的一一一美元提升至去年的二九二美元。」巨大發言人許立忠指出,目前台灣廠平均單價為大陸廠的六倍,兩岸的分工已非常明確。台灣廠有二千人,研發人員一百五十人,台灣的優勢在於研發、設計、技術與工程能力,開模只要廿四小時就完成,供應商可以做到每日交貨,這樣的超高效率是其他地方做不到的。

 拜環保節能減碳風潮之賜,二百多歲的自行車不僅未被淘汰,反而成為最夯的休閒生活方式,也讓這個傳統產業獲得新的動力。七十六歲的劉金標老當亦壯,三年前完成環台之旅,去年完成「京騎滬動千里長征」,下一個目標是到荷蘭展開另一個長征。騎車讓劉金標發現了新的自我,整個人更是變年輕了。

 創業卅八年,劉金標成功把巨大打造為自行車業巨人,再度擦亮台灣的自行車王國招牌,將這塊土地孕育出的「打死不退,愈戰愈勇」創業精神詮釋得淋灕盡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