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媒體,「主義」掛帥的傾向越來越嚴重。校園殺童案接二連三發生時,網路微網誌(陸譯:微博)與媒體QQ群內,就有激烈的爭議。就有關媒體的部分,一方認為,媒體報導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讓那些試圖報復社會或有精神疾病者,發生效仿行為,以便引發社會關注。另一方則認為,媒體報導有多重功能,殺童案背後有深厚的社會矛盾需要揭發。綜合而言,媒體報導仍是善莫大焉。更有比較激進者認為,提出媒體倫理反思的人,分明是在給箝制輿論者提供口實。

 被意識形態扭曲的傳媒

 在中國大陸這個言論尚存管制的地方,第二種觀點無疑更容易獲得支持。這也使傳媒界被一種對抗的意識形態所裹挾,一再喪失自我反省的能力。校園殺童案之前,大陸出了一個楊佳。作為多年持續上訪家庭裡的一分子,這個年輕人遭遇了官僚體制的欺凌,其本人也對社會心懷不滿。在一次受到上海警察的侮辱之後,他闖入公安局內,砍殺了數名警察。這些死者生前與他並未發生關係,但網路上一片輿論狂歡,很多意見領袖也加入對楊佳讚美的大合唱中。

 我對楊佳案一直比較困惑。現實中我對公安並無好感,我父親還曾阻止過親友進入這個機構,但我也知道,就目前社會而言,警察很可能就是我們鄰家男孩的正常職業選擇。當楊佳將刀砍向那些與他素未謀面的警察,他無疑是一個暴徒。但因為警察承載了大家對專制體制的想像,故楊佳在這些人心中,反而成了一個反體制的自由英雄──在我看來,這是一種「主義」成為意識形態後的必然扭曲。

 「共產」意識形態流行時,其所獲社會支持的心理因素,與楊佳的粉絲有雷同之處。因為國民黨腐敗,因為社會失序、不公,因為資本主義和民主的危機,因為確定了「共產主義」作為「普世價值」的願景,許多精英相信這種暴力革命的美好未來。

 現在則是因為共產試驗的破產,因為管制、腐敗和社會不公,也因為確定了「自由民主」的「普世價值」信仰,所以任何形式向「自由民主」的躍進和對專制的反擊,都代表了一種政治正確。

 主義與普世價值的異化

 既然「自由」成為普世價值,它的負面效應就注定會被輕忽掉,就如同共產黨在「大躍進」餓死數千萬人之後,所有的反思均不會關涉到「共產」方向的本身。殺警、殺童案發之後,媒體對社會成因的報導,似乎在為其殺戮提供合法性說明。但問題是,以這些殺人者的遭遇,加諸於其他有正常倫理操守者身上,根本不會發生這種喪盡天良的舉動。

 一定有一些其他的成因被媒體和意見領袖忽略掉了,這是「理性的局限」,也未嘗不是媒體受時代的意識形態所遮蔽的結果。所以,拋開殺童示範效應,即便媒體報導,仍有一個如何報導的倫理取捨。我的結論是,每一個「主義」在自我「普世」化之後,都可能異化。

 (作者為北京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