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湖北省地方立法研究會常務副會長秦前紅對記者說,「政府就是規畫的最大破壞者」。他說,武漢市政府曾在東湖周圍做過很多不合理的規畫,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政府的公信力。(5月28日《現代快報》)

 秦前紅教授認為,決策過程缺乏程序正義與科學性,是導致亂規畫的原因,所言極是。但我以為,政府決策為何缺乏程序正義與科學性,這個問題更值得反思。

 中國城鄉規畫的決策權,在地方政府設立的一個議事性機構叫「規畫委員會」。它不同於執行與執法的行政主管部門如規畫局,是專門、不定期研究較大建設、城鄉改造等規畫,由政府官員與專家型人員組成的非正式機構。規畫委的最大優勢是效率,一個重大建設與改造規畫,可能經過一個晚上的會議就能拍板,當然通不過的情況也大體如此。

 委員會中雖有「專家席位」,但體制內「專家」的遴選是否出自「程序正義」很難說,而「專家」往往成為附庸,很多時候只剩下陪襯意義。其根本問題即「程序正義」與「科學性」的雙缺。一是現行決策體制限制了「第三方專家機制」的產生,二是委員會的一權獨大(實質上「一把手」的一權獨大)。

 有效的辦法,我認為:一是必須產生類似中介諮詢性質,且有相應資質的社會專家組織;二是將規畫方案在社會上公開,充分吸收各方意見和公眾民意,最大限度地減少「拍腦門」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