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組工會法案三讀通過,明定工會由專職人員辦理會務,同時對於會務假也有明確的限制,讓人感到台灣教育的春天來了。

 會務假一直是各縣市教師會最在意的,亦多以此議題衝撞地方教育當局,咸稱「成員減少上課時數,是要專職替整個教育體制、教育規畫甚至教師權益而努力」,還說「貢獻良多。」並動輒在學校會議上叫囂不參與導護、培訓社團等他們所謂「與教學無關的事務」。這種自我膨脹的語言,還要傷害數十萬默默奉獻的老師們多久啊!

 現在,教師會幹部只上四節課,有課才來,沒課就走,本該一起照顧學校孩子的責任,卻要其他老老實實每日上課的老師分擔,哪有公平?

 教師會幹部也是老師,該上課就要上課,會務有專人處理,如果真有能力,應該用自己的下班時間,教學才是老師的使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