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西鄉的風,像那兒的海浪一樣波濤洶湧的掃過大地!外頭不知死活的盆栽,挺直著背的招牌,不消幾分鐘,便聽見他們紛紛戰敗的消息。朔月的街道,你看不見鮮蚵的亮麗光澤,聽不見滿嘴海口音的漁夫吆喝,卻可在五條港大廟附近的風螺厝找到正陶鑄(按,出自莊子《逍遙遊》)釣竿的一群紅嘴男人。

 我和外公開著發財車駛過一處一處的魚塭,波光瀲灩但寒風凜冽,這是鬼頭刀和黑毛掌控的季節!「啊!來啊!添丁尬尹孫來啊!」外公是頂山寮著名的釣客!他的光頭和大嗓門快成為這兒的「地標」了。接著,一群人提起寶劍,似乎是要在龍王的血盆大口中,斬斷一顆龍牙!

 厚雲像是柔墨染著蒼穹這張宣紙,魚群如朝聖般游了過來,大夥兒拋出釣竿,勾引魚群的鐮刀衝進冰冷的海水!外公退了十公尺,奮力一擲,就在礁石旁,把釣竿交給我,走道一旁吸他的長壽!浪像蝦兵蟹將衝了過來!凡人焉可抵擋?一隻未獲的情況下,垂頭喪氣的回家了。忽然,我的釣竿被龍王盯上,巨大的力量撐得我青筋浮現,外公衝過來拉緊我的手,一場驚愕(按:應是指海頓的驚愕交響曲)正式響起。

 出現了!若隱若現的黃綠斑紋,正宣誓(按:應是「示」)著領海的主權!透澈的眼睛怒視著岸上的兩人!我的手被牽著走,快要斷成兩截!眼淚幾乎要潰堤了。外公直說:「嘜緊張,有阿公在!」看著那滿嘴雲霧卻無法掩飾的堅定眼神,莫名的力量湧進全身,怒吼勝過瘋狗浪,在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後,活跳跳的鬼頭飛躍起來,我已不確定嘴旁是汗鹹還是淚鹹,看看外公氣喘噓噓(按:應是「吁吁」),卻依然發出那爽朗的笑聲!

 這段博(按:應是「搏」)浪的回憶,至今在腦海中不斷翻騰,和外公合作打拚出的鮮美,每每想到還是會垂涎三尺。合作的經驗讓我看到了面對大風大浪的無畏精神,我想人生中沒有挫折,就無法找到同甘苦、共患難的合作伙伴!外公,謝謝你!希望你在天國時能放一釣竿下來,看看我們這群小魚在互助與關愛中成長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