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薄瑞光昨天拜會立法院長王金平,會中薄瑞光主動詢問,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是條約還是兩岸特殊協議?王金平拿出法制局提供的大法官釋字第三二九號解釋文,表示這並非可依議事慣例處理的「條約」,而是屬於兩岸「特殊協議」,由於目前無法可循,未來處理相當令人憂慮。

 昨天會面前,薄瑞光被問到對ECFA的看法;薄瑞光僅表示,「It’s up to Taiwan to decide(由台灣決定)」。

 薄瑞光昨天中午拜會王金平,兩人會面第一個話題就是ECFA。王金平轉述,薄瑞光一開場就關心地問,兩岸ECFA後的流程為何,是否需要立法院批准,及關稅減讓的稅率問題。

 會談中,薄瑞光似乎對ECFA的定義有疑慮。王金平表示,目前必須先定位ECFA究竟是條約,還是兩岸間特殊協議?才能討論後續處理問題;若為條約,則依議事慣例,審議程序較簡單;若為兩岸間特殊的協議,因無法律及議事前例可循,處理不易,如何進行相關議事程序,尚須取得共識。

 王金平憂心說,國民黨執政時,一九九七年及一九九九年行政院兩度提出「兩岸訂定協議處理條例草案」,但當時因兩岸中斷協商,認為無此需要,所以沒有處理。馬英九總統上任後,他曾數次呼籲行政院,再次函送相關草案到立法院未果,因此目前關於兩岸簽署協議的立法院審議程序,是無法可循狀態,令人憂慮。

 薄瑞光隨即表示,如果是條約性質,在美國國會只有「YES OR NO」,不能做內容的修正。

 王金平也呼應,案子若送進立法院,依大法官解釋定位,立法院可提出「修正意見」。不過強調,立法院只能提出修正意見,不能修改,因為這是雙方的事,不是單一方的。但這些修正意見能修正到什麼程度,及效力到什麼程度,他不敢講。

 王金平強調,目前ECFA可能的內容,除了貨品關稅調降(早收清單),部分涉及海關進口稅則的修正外,其他如服務業、投資保障、智慧財產權保護,也可有可能涉及相關法律修正,不過目前立法院還不知道ECFA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