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星期在美國史坦福大學舉行了一場很特別的學術研討會,主題是「二○二五的中美台三角關係」,這個大題目對於所有與會的學者專家都是很大的挑戰。

 歷史的腳步在二十一世紀走的特別快,世界政治經濟格局可以在很短時間內出現急遽的變化。從九一一事件、金磚四國興起、全球金融海嘯、G二○躍登歷史舞台,哥本哈根會議瀕臨破局,到希臘財政危機,一連串對人類社會未來發展具有重大意義的歷史事件,在我們眼前驚心動魄地展開。從這個角度來看,要從今日的發展趨勢預測未來,是十分的冒險、高度的困難。但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更需要對於未來東亞格局可能出現的劇烈變化,做好知識上的準備,尤其需要洞察歷史過程從量變到質變的躍進,不然會在歷史巨變的關頭不知所措,進退失據。

 過去六十年來台灣所習慣的東亞格局,其結構非常的清晰而單純,美國既支配著東亞的安全秩序,支撐著東亞各國出口導向的經濟發展戰略,也引導東亞各國的民主化進程。日本的軍事同盟是美國主導東亞安全秩序最牢靠的支柱,日本也是美國主導的亞太多邊經濟合作體制最主要的擁護者。這個清晰的結構在過去十年內已經日趨混沌,在未來十五年更會出現劇烈的變化。

 東亞的安全秩序已經出現華府與北京共同管理的格局,在朝鮮半島與台灣海峽的衝突管理上更是如此,未來美國對於中國維護核心利益的意志將更為顧忌。排除美國在外的東亞自由貿易區塊正在加速形成,打造東亞經濟共同體的政治動力正蓄勢待發,區域經濟合作體制的領導機制將逐漸從中日雙頭馬車轉軌到中國一馬當先。人民幣的國際化腳步正在加速,以人民幣結算的雙邊貿易將大幅成長。中國大陸的貨幣與匯率政策對於東亞國家的影響將逐漸超過美國的聯準會。美國與歐洲市場對東亞仍然重要,但東亞自身的內需市場以及與其他新興經濟體的貿易擴張,才是支撐未來成長動力的雙引擎。

 台灣仍將與美國、大陸與日本這三個最大的經濟體維持密切的文化與經濟交往,但是兩岸的經濟融合程度將大幅超過與日本或美國的經濟依存關係,橫跨兩岸的社會網路,尤其是社會菁英層次的交往,將極為綿密。大陸知識菁英的公共論述以及由網路社群所展現的民意,將對北京的對台政策形成更大的牽制作用,台灣能否透過軟實力影響大陸社會菁英與廣大網民,將是台灣能否有效維護自身核心利益的關鍵。十五年內,兩岸內部的發展可能還不具備談判永久性政治安排的充分條件,台灣內部對於終局選項的巨大分歧還不會全面消退,大陸領導層仍須將主要精力放在應付社會轉型的挑戰,但是各種超越現狀的主張將更為活躍、也更有市場。

 台灣的人口將於十年內出現負成長,政府財政結構將加速惡化,如何在發展知識經濟與綠色產業,照顧貧窮人口的基本需求,應付老齡社會的醫療與安養支出,與因應頻繁的巨型天然災害之間進行有效而公平的財政資源分配,將是未來政治人物無可迴避的課題。台灣與對岸進行軍備競賽將沒有實質意義,台灣的有限國防支出猶如杯水車薪,主要是心理作用而沒有太多軍事效益,美國是否能繼續維持先進武器的供應也將是一個未知數。兩岸間制度性協調機制以及政治菁英間的互信,將是維護台海和平與兩岸關係穩定發展的最重要基礎,而機制與互信能否進一步鞏固與深化,將取決於台灣的民主體制是否日臻成熟。

 在未來十五年,兩岸的菁英結構也將出現全面世代交替。戰前出生的世代將全面凋零,台灣的戰後嬰兒潮世代與大陸的文革世代也將大舉退休。在大陸改革開放時期成長的七零後將全面接班,一胎化世代將成為社會中堅,構成中國一百五十年來第一個歷史屈辱感消退、民族自信心恢復的盛世社會。在台灣,無論是E世代或是所謂的「草莓族」,在他們的歷史記憶中,東亞冷戰、台灣戒嚴時期與大陸計畫經濟,都沒有留下任何烙印;他們印象中的中國大陸是北京奧運、上海世博、與消費力驚人的陸客。菁英世代交替將為兩岸關係發展創造嶄新的歷史條件,可能出現的互動型態勢將超出今日的想像。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