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富士康事件,大陸當地政府的反應異常謹慎又小心,這充分反映目前珠江三角洲產業轉型所碰到的困境。以下由幾個脈絡,來了解富士康事件背後正蘊釀發生的狀況。

 騰籠換鳥還是鳥去籠空

 廣東省政府從2008年開始,就計畫開始實施「騰籠換鳥」的政策(產業轉型),希望從勞力密集、高耗能轉型到技術、資金密集的產業。傢俱業、製鞋業、紡織業是當地政府急欲遷移的,而像富士康這樣的企業正是他們所要迎接的。

 站在當地政府的角度,此時如對富士康企業加以苛責或是將事態擴大,只是自拆招牌,因為現階段能到該地投資的所謂高新技術產業,其管理模式、技術層次、福利制度是否能超過富士康,尚存有疑問,而將事態擴大,恐怕真的會讓欲投資的後繼者卻步,使得「騰籠換鳥」變成鳥去籠空。

 短期表現還是長期趨勢

 富士康企業雖為蘋果、戴爾等國際大廠代工生產筆記型電腦或智慧型手機等高階產品,但其獲利卻不能與之相比,因為不管是ODM或OEM,仍是國際品牌的下游組裝工廠,只能得到微薄的組裝費用。

 而像富士康這種企業,在全中國大陸並不是唯一,因為跨國公司在全球尋找低廉的人力為生產組裝,這個工廠會不斷的移動,以前在台灣或韓國,現在在中國大陸或越南,未來可能會在其他開發中國家。

 這種循環如不能跳脫,那企業將註定像游牧民族般逐「勞力」而居。地方政府也同樣面臨轉型的抉擇,要繼續加入這個循環,確保短期的經濟成長,抑或另擇產業發展模式,以求未來長期發展。

 揠苗助長還是水到渠成

 這次富士康事件,突顯出了大陸勞工權益的問題。2008年大陸已實施的《勞動合同法》中,對勞工權益的保障頗為完善,但是任何法令的實施,如果無法與制度、社會環境與經濟發展相連結,那終究只是一堆文字敘述。因此,在中國大陸勞資仲裁、勞工保險、社會安全網等尚未完善前,實施《勞動合同法》,只是將本來由國家、社會、企業共同分擔的勞工保障責任,改為由企業大部分承擔,反而使得該法實施上打了折扣。

 上述幾個脈絡突顯了珠江三角洲地方政府轉型的困境,也點出台商未來的挑戰,未來當地政府的產業與勞工政策勢必會進行更嚴格的微調,對於所謂的高新技術的門檻與標準會重新設定,屆時很多現在仍享有優惠的台商,可能會面臨優惠減少或不再的困境。此外,未來對企業良莠的評定標準,可能不單只是創匯能力,而是同時著重於企業的社會責任,包括勞工工作條件、對當地社會的投入程度等,這也是在珠江三角洲台商應思考的課題。

 如立法院王金平院長所言,筆者認為「國家應該做點事」來幫助台商。我政府應趁ECFA簽定後,深化兩岸經濟上的合作,協商簽定兩岸投資保障協定,減少台商在大陸投資所遇到的風險與成本;針對兩岸有競爭力的產業,共同制訂產業標準,讓台商經由連結中國市場走向世界,跳脫過去的惡性循環。

 政府在作為台商後盾角色上,已缺席了一個重要十年,希望下一個黃金十年,政府能夠彌補回來。

 (作者為台灣師範大學東亞文化暨發展學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