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屆世界盃的官方歌曲中,1990年「義大利之夏」(Un’estate Italiana)或許是最動人的1首,在夏日豔陽下揮灑汗水、奔放熱情,似乎是世足賽的最佳寫照。若非在攝氏40度的高溫下拚戰120分鐘,巴吉歐在1994年決賽的那記PK罰踢,還會離譜的飛向天空嗎?

 收起夏日豔陽的畫面,本屆世足賽在南半球的南非舉辦,將是從1978年的阿根廷之後,32年來首次在冬天舉辦的世足賽。南非目前最高溫一般不超過攝氏20度,最低溫將降至攝氏10度以下,衛冕軍義大利5月天殺上阿爾卑斯山滑雪勝地集訓,原因即在此。

 歐洲、南美輪流奪冠的規律近半世紀不曾例外,而季節因素這回也指向南美。世足賽過去4次在南半球的冬天舉行,最終都由南美國家奪冠。

 除了低溫,前進南非的挑戰還有高海拔。開普敦、德班與伊麗莎白港3個臨海城市外,其餘7個球場的海拔高度都在600公尺以上,約翰尼斯堡更達到1600公尺。

 海拔愈高,球員的體能消耗愈大,愈容易疲勞。馬拉度納接掌阿根廷兵符的第2場世足資格賽,就是因為忽略海拔因素,太晚抵達玻利維亞首都拉巴斯,讓藍白軍團以1比6吞下隊史最大慘敗。

 法、義對此都以山訓因應,亞洲的日、韓則祭出帳篷和口罩來模擬高海拔的情況,巴西則老早就抵達南非備戰,適應當地可能較為稀薄的空氣。

 季節加上海拔,讓本屆世足賽充滿環境變數。對北半球的觀眾來說,在炎炎夏日看著球星對抗寒風,甚至在晚場比賽穿起長袖球衣,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