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一度的中央研究院院士會議,本周在台北南港中央研究院舉行。這一匯聚海內外學術最高成就的菁英於一堂的例會,除了依慣例要選出新科的院士之外,今年比較不一樣的是,在院士會議召開前後,先是檢調單位以涉嫌圖利之名,大動作搜索及約談因研發罕見疾病「龐貝氏症」新藥而享譽國際的中研院院士兼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陳垣崇。接著則是在院士會議召開前夕,行政院國科會推動籌設「台灣工程院」,以表彰工程領域學者和產業界人士對國家社會的貢獻,此項倡議已獲得眾多院士連署支持,並於院士會議提案討論,再正式向總統府提出建議。而在院士會議召開首日,馬英九總統也公開表示,儘管政府財政困難萬分,但為表達全力支持教科研發展經費的決心,原本打算「對半砍」的第二期五年500億頂尖大學計畫,已決定照原規畫每年編列100億,教育部與國科會並將聯手啟動「彈薪專案」,每年籌措13.5億的「銀彈」,用於延攬海外傑出人才及留住國內優秀學者的加薪經費。

 上舉的這三件事,看似各自獨立,但串連起來,卻是攸關我國是否具備良好學術研究發展環境,是否能夠在各國競相啟動的人才爭取大戰中保有足夠的競爭力,以及是否能夠架構合宜的學術理論與實務貢獻兼籌並顧的運作模式。質言之,這三件事的後續發展,可以說是攸關台灣整體國家競爭力能否向上提升的百年大計,自然值得重視與期待。

 首先要探討的是「陳垣崇事件」。檢調單位係於今年6月下旬以懷疑陳院士涉嫌違法授權兩項用藥基因篩檢專利給自己投資的生醫公司等,涉犯圖利等罪,將他列為被告啟動搜索偵訊,訊後以60萬元諭令交保。

 對於此一引起掀然大波的學術犯案,檢調單位強調他們懷疑陳院士以國家資源研發醫藥專利,卻未經中研院內部審核,逕行授權給自己公司生產產品,形同將國家研究成果私相授受。我們相信檢調單位應是基於維護國家法益而出此下策,但姑不論此一大動作的搜索偵訊是否過於魯莽白目,至少凸顯包括立法和行政部門對於有關學術研究成果技術移轉的法令規範既不完備而且模糊,以致讓檢調人員有見樹不見林的執法空間。而究其實,如果有關研發成果技術移轉的法令規範不能齊備,可以斷言類似陳垣崇院士誤蹈法網的事件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案例。其後續影響,則是讓具有研發技轉能力者只好把他們的研究成果移轉到其他國家地區,則到頭來台灣還是輸家。

 其次,關於「彈薪專案」,這是在台灣近年來不斷流失學術專才後,經由學界領袖人物不斷呼籲爭取才獲致的「亡羊補牢」之策。而從「彈薪專案」即將上路,也凸顯了長期以來學術界的敘薪採取齊頭式平等的僵化與不足,相較於近鄰日韓星港乃至大陸,不惜以高薪挖角,台灣如果故步自封,自然只能坐視人才流失。而今主管部會總算從善如流,一方面應允即使政府財政困難,也不削減學術研發經費,另方面又同意獲得五年500億計畫及教學卓越計畫經費的學校,每年可以從得到的補助中提撥10%作為提高教師待遇之用。估計每年可運用的經費約在12、13億之譜,相較於政府的公共建設動輒上百億元預算,這筆加薪經費其實只能算是戔戔之數,但卻可以打破長期以來僵化的齊頭式待遇制度,讓學研有成的專才得到應有的合理薪酬,自然是切要的制度改革。我們期待各學術機關在獲得政策鬆綁後,切莫在各自學校或研究機關範圍內搞小規模的齊頭式加薪,以致讓良法美意大打折扣。

 最後,關於國科會和院士合議倡議成立「台灣工程院」,如果看到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被選為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其對台灣資訊科技產業發展所做的重大貢獻,卻無法在國內獲得相應的肯定,即可凸顯我國在獎掖具專業性實務領域而做出傑出貢獻者,一直缺乏制度性的安排。其實非只美國早有國家工程院之設置,連中國同樣在中科院之外也有工程院的設置,並一樣予以院士頭銜的學術桂冠。而我國的中研院院士選拔,只以單純的學術成就做考量,對於實務界有重大貢獻者則只能被隔離於院牆之外,自然不能不說是一種制度性的缺憾,亟待總統府接納提議、早早核准設置「台灣工程院」,使對台灣做出貢獻者都能實至名歸。

 「陳垣崇事件」、「彈薪專案」、「台灣工程院」,三件事串起來指向的是台灣要維持提升總體競爭力,還需要有更多的制度配套。主管部會如能因勢利導,在全球化的新競爭格局中,台灣並不是沒有機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