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計畫4卷的《浩氣長流》,來台展出之前,添加了卷首和卷尾,補足畫展的完整性,其中更以歐治瑜所繪之《碧海青天》最受注意,其以1895甲午戰爭至1945年台灣光復50年的抗日英雄為基底,補增了中國抗日史的一個環節。這些英烈的後代包含林祖密嫡孫林光輝、邱逢甲姪孫女邱淑女、楊逵之子楊建、莫那魯道外曾孫張進昌亦到場觀賞畫作。

 作為霧社事件主角的後代,張進昌(本名莫那拔挽)表示,在霧社事件屆滿80年之際,這個畫作展覽非常有意義,也深有感觸。「這是我們賽德克族的共同記憶,有悲傷也有仇恨。」張進昌說,原住民向來不被重視,他希望藝術的提醒能夠重新省思歷史,撫平傷痛。

 畫家歐治瑜表示時常邊畫《碧海青天》,邊掉眼淚,感動得無法自己。「中國人是個苦難的民族,台灣人何嘗不是?而這些原住民尤是被欺凌的代表。」原本不瞭解台灣歷史的歐治瑜為了補族這段「比九一八更早」的抗日史,閱讀了許多台灣史資料:「台灣抗日太悲壯了,如果這段歷史不畫進去,對不起台灣人。」發動這個大規模繪畫計畫的歐治瑜,因為太辛勤閱讀資料和作畫,累到左眼視網膜剝離,險些失明,至今視力尚未恢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