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卡卡。
▲克勞澤。
▲C羅。
▲蘭帕德。
▲2006年世足賽,葡萄牙飛戈(左)與法國席丹(右)兩位名將交換戰袍的歷史畫面。(本報資料照片)

 足球美男確實比棒球帥哥迷人,沒有頭盔球帽遮去帥臉,整場快速跑動造就肌肉勻稱的線條美感,腳法不管是細膩還是華麗或奔放都自成一種舞蹈般的極致美感,髮型既可光頭也可馬尾或辮子,晃頭甩去髮絲汗水尤其性感破表。這四年一度僅僅一個月的FIFA美男饗宴,可不是花拳繡腿的豆腐渣工程,完全是上帝手藝的極品大秀啊!

 開戰之前的熱身是必須的

 調整時差;調整手邊的工作進度;調整帥哥的儲存空間;更新美男花名冊;移轉體育競技項目的注目度(譬如先把MLB西雅圖水手隊「鈴木一朗」和日職太平洋聯盟西武獅「岸孝之」請到陽台曬曬太陽之類的);還要調理體質適應球賽期間的日夜顛倒;甚至清除腹部脂肪層才能應付觀賽同步的啤酒熱量與零食卡路里。那些面膜眼膜最好趁特價期間先備貨,否則因為熬夜造成的膚色暗沉與鬆弛真是要命;至於黑眼圈或許能靠遮瑕膏挺過去;火氣太大就記得喝菜市場阿伯的青草茶。

 四年才一次,完熟的酷暑盛夏,如果沒有足球帥男的噴火戲碼,這足球沙漠難道只能期待海市蜃樓或帶刺的仙人掌?

 從小到大的學校操場都有兩個遙遙相望的足球門,雖然下雨之後立刻積水成為泥水池塘,可是我就讀的小學中學都是足球名門,每天看著隔壁班男生或高中部學長一身黝黑精壯在烈日底下苦練盤球頭槌急停轉身倒掛金勾,或看門將靈活撲球如牆上壁虎捕殺蚊子,早就習慣那些光著上身趴在走廊洗手台沖涼的腹肌男,倘若見到他們規矩穿著學生服才是奇怪。

 足球美男確實比棒球帥哥迷人,沒有頭盔球帽遮去帥臉,整場快速跑動造就肌肉勻稱的線條美感,腳法不管是細膩還是華麗或奔放都自成一種舞蹈般的極致美感,髮型既可光頭也可馬尾或辮子,晃頭甩去髮絲汗水尤其性感破表。所以,棒球是穩定的交往,足球是刺激的偷腥,比例均衡,人生才美好。

 全世界帥哥密度最高的運動賽事

 小時候見識過巴西中場悍將「奇哥」(Zico),1982西班牙世足面對玻利維亞大演帽子戲法,簡直是神。後來再看到奇哥率領日本隊打入2006年世界盃已是中年大叔,見他西裝模樣,白髮風霜,仍舊站得直挺挺,背脊安裝了鋼板那樣,當真感嘆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啊!

 還有「義大利金童」八○年代傳奇球星羅西(Rossi),一頭棕髮,走Beatles風格的超厚瀏海,鼻子尖挺,一臉機靈俊俏,同樣在1982年世足賽對上巴西也大玩帽子戲法連進三球。往後我特別注意義大利這批浪漫時尚倜儻的足球男模部隊,很難不想到羅西。

 今年的巴西有卡卡(KAKA),阿根廷有梅西(Messi),跟前輩羅西一樣,都是Beatles風格的超厚瀏海造型,兩人皆有燦爛無邪的笑容,如教堂詩歌班的少年氣質,很想抓來咕機咕機捏捏臉頰那種陽光可愛狀。

 足球場上的時髦花美男前仆後繼,多到滿溢出來的程度。

 英格蘭有笑容足以讓人融化的貝克漢,髮型用盡心機但擅長香蕉球的黃金右腳也讓人讚嘆。還有文質彬彬的歐文,那劍橋康河書卷氣飽滿的味道怎麼可以同時是足球場上奔馳的悍將,還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歐文跟貝克漢都因傷缺席,壞脾氣小子魯尼(Rooney)居然一下子蒼老成阿伯,還被揶揄是魯肉腳,聽起來好淒涼。看來只能勉強靠吉拉德(Gerrard)與蘭帕德(Lampard)來充門面了。至於今年鮮少看到上場的那位長手長腳如蜘蛛人的克勞奇(Crouch),還挺懷念的呢!

 雖然西班牙紅色戰袍配黃色字體看起來特別燥熱還有廟會醒獅團的錯覺,不過「西班牙足球王子」勞爾(Raul)穿起來就是有辦法熱力四射,每次進球都要親吻婚戒,是個喜歡音樂喜歡閱讀喜歡吃老婆料理的「愛妻家」。少了Raul的西班牙,得不到我的愛。

 提到日本隊就一定要把那位臉型如柴犬的中田英壽請出來。上屆世足賽敗給巴西確定無緣晉級之後,跌坐場內落淚號泣,甚至仰躺成大字型的畫面真得好催淚。宣告引退之後的中田英壽成為時尚潮男,今年還擔任球評,有這樣賞心悅目的球評真令人垂涎(尤其台灣球迷偶爾還要聽傅達仁阿伯講古就更加羨慕日本有中田英壽了)。但過去幾屆還是青年才俊的中村俊輔,轉眼之間竟然被稱為老將;松井大輔走鬍鬚頹廢風;本田圭佑是金髮AB型怪客,但面對丹麥的那記自由球根本是漫畫《足球小將》「大空翼」附身;田中鬥莉王怎麼看都是從幕府時代搭乘時光機跑來撒野的武士;至於上屆世足因為練習賽撞斷鼻樑因此戴著黑色護具上場如蝙蝠俠的宮本恒靖缺陣了,他才是日本隊帥到頂點的LV精品啊!

 很多人都愛葡萄牙那位笑起來一口白牙、眼睛釋放電波的大帥哥C羅(C.Ronaldo),可是C羅太愛假摔,假摔之後裝無辜的眼神同時讓某些人疼惜卻也讓某些人抓狂,不少人期待看到他因為假摔領牌出場,據說那樣子更痛快。

 我不愛C羅,卻懷念葡萄牙已經退役的名將飛戈(Luis Figo),他和席丹在宣布引退之前的最後一場交鋒,英雄惜英雄的賽後擁抱,應該是上屆賽事最動人的風景。我看得熱淚盈眶呢!也想衝上去抱一抱。

 最愛是德國……但老馬好歡樂

 之所以深愛德國隊,當然是因為昔日的隊長巴拉克與門將卡恩的關係,這個坦克部隊的外型清爽好像每天都洗五次澡那樣乾淨,尤其那位頭槌功夫了得的Klose(因為太崇拜了,堅持以日本漫畫《重金搖滾雙面人》之「克勞薩大人」尊稱)。但今年的總教練勒夫(Loew)才是大搶鏡,不管是西裝造型還是白襯衫外搭黑色毛衣,再不然就是走休閒風的厚外套都很迷人,要說是歐洲某知名交響樂團的大提琴手,應該也有人相信吧!

 好了好了,雖然距離帥哥型男的標準很遙遠,但不得不承認,這屆南非世足的焦點還是阿根廷總教練馬拉度納。以大鬍子造型外加毛燥亂髮現身,即使不下場踢球也搶走不少風采。真期待他握拳、仰天、嘶吼、咆哮的戲碼之餘,可以從袖口掏出一隻鴿子來,因為他的打扮太像魔術師了。至於老馬提前嗆聲阿根廷奪冠要裸奔這件事情,還是謝謝了,可以請阿根廷哪位帥哥代勞嗎?

 吃到飽的美男饗宴

 可不要以為這些足球場上的花美男光靠臉蛋身材和緊繃的胸肌與翹臀,就可以擠進夢幻名冊,沒有扎實的功夫就滾遠一點。平常人要是像那樣摔那樣滾或遭到肘擊或被對手從背後剷球仆倒,倘若不是半殘就是奄奄一息吧,所以這些球員要不是生化機器人就是神。光看他們賽後互相擁抱交換球衣,或被裁判吹哨為免吃牌還要佯裝乖小孩認錯的模樣,再不就像席丹頭槌對手再坦蕩蕩領紅牌走出場外那種男子漢氣魄就已經了無遺憾了。這四年一度僅僅一個月的FIFA美男饗宴,可不是花拳繡腿的豆腐渣工程,完全是上帝手藝的極品大秀啊!

 但一個月經過,看慣了胸肌腹肌油花均勻的美男胴體之後,又要重新面對周遭男士們的小腹贅肉與懶散遲緩,還真是殘酷。

 不久之後,我們就會看到席丹貝克漢卡卡梅西變成大叔,穿著西裝出現在世足賽看台,就像現在看到「足球皇帝」碧根鮑華與「黑珍珠」比利那樣,畢竟四年一度的世足賽是歲月催人老的時光沙漏,身為球迷也只好在世足期間率性瘋狂花心大爆走,這樣應該不過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