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每位貴人,都能看到我的文章,知道我的感謝。」為了傳達好多句「謝謝」和一句「對不起」,罹患小兒麻痺而寫作困難的潘薏方(蘇瑋璇攝),苦學電腦,一字一字敲出自己的生命故事。故事中的主角,有三輪車伕、筆友、修女、教官、校長,潘薏方盼望有朝一日,將思念與感謝傳達到他們手中。

 「希望每位貴人,都能看到我的文章,知道我的感謝。」為了傳達好多句「謝謝」和一句「對不起」,罹患小兒麻痺而寫作困難的潘薏方(見右圖,蘇瑋璇攝),苦學電腦,一字一字敲出自己的生命故事。故事中的主角,有三輪車伕、筆友、修女、教官、校長,潘薏方盼望有朝一日,將思念與感謝傳達到他們手中。

 五十四歲的潘薏方,數月前開始學「無蝦米輸入法」,只讀過國中三年補校的她,剛開始「通篇錯別字比正確字還多!」她也曾發願要當作家,多年過去,朋友問起「當上作家了沒?」她笑說:「我現在是坐輪椅的『坐家』!」

 潘薏方生命故事的第一章,長五千多字,整整打了三個月,是給一名三輪車伕的道歉信。十二歲那年,母親送潘薏方到屏東基督教醫院開刀,母親離開時,她急得大哭,好心的三輪車伕過來安慰她,帶她逛街、看電影、買愛國獎券,還買項鍊送她,「這是第一次有人真心關懷我,讓我好感動。」

 但潘薏方和大哥哥的純友誼,遭保守的母親誤解,母親甩她一巴掌,怒斥「讓你來醫院是治病,不是交男朋友!」年幼的潘薏方,遷怒在大哥哥身上,把項鍊扔進水溝。事隔多年,潘薏方仍心懷愧疚,期待有天能和大哥哥再相逢,親口道歉與道謝。

 故事第二章,是本名黃川瑜的筆友黃依菁。潘薏方笑說:「和她通信,她幫我改錯字,讓我寫字寫正確!」少女時期的潘薏方,行動不便,成天在家收聽廣播,聽到交筆友節目,她鼓起勇氣寫信寄去,沒想到回信如雪片般飛來,令她驚喜。

 因窮到沒錢買郵票,潘薏方選了其中一封回信,一回就開啟十餘年的情誼。黃大姊不但幫她改信中錯別字,潘薏方獨立出外討生活,黃大姊還寄二千元給她當生活費,結婚不忘送喜餅,生孩子也會寄照片分享育兒點滴。

 最令潘薏方感動的是,黃大姊還籌資金,讓她一圓開玩具店夢想。二人雖保持聯繫十多年,無奈最後仍斷了音訊,潘薏方滿滿感謝始終沒機會說出。

 潘薏方說,身體雖不便,但她對人世充滿感激,現在她的最大願望,是要把生命篇章一字字用鍵盤敲出來,「不知何時能出版,但希望每一個幫助我的人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