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小寶仍舊玩世不恭,但康熙皇帝卻成了滿口粗話的熱血青年,意氣風發的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竟然成了大路痴,金庸筆下的《鹿鼎記》到底變成了什麼模樣?中國上海話劇團的新銳導演何念,結合電視綜藝、黑光劇、音樂劇等手法,以誇張的搞笑方式將《鹿鼎記》搬到舞台上演出。

 上海話劇團的《鹿鼎記》二○○八年首演,今年年底還將推出第二部曲。中國近年盛行紓壓、好笑的舞台喜劇,《鹿鼎記》正符合了市場口味,已巡演過杭州、北京、廣州、深圳、武漢等地,演出紀錄突破百場。

 導演何念是中國當紅的年輕輩導演,這是他第一次帶著作品來台演出。為了適合台灣的風土習性,他更動了劇中部分場景的名詞。像皇宮裡的「西華門」他改成「西門町」,陳近南計畫打劫的上海「招商銀行」成了「台灣銀行」,而天地會的「上海分會」也變成「台北分會」。此外,劇中幫眾使用的江湖黑話,也從原本的上海話、廣東話改為台語。

 不過,因為何念刻意放大康熙的熱血性格,又將陳近南設定為不分南北東西的糊塗個性,故事發展變得無厘頭而有趣。像是劇中陳近南從進了皇宮後就一路迷路到底,找路還找進了觀眾席。而康熙大戰奸臣鰲拜,則透過日本綜藝節目《超級變變變》的創意,以真人綁帶假人的KUSO方式,營造了滿場拳踢腳飛的激烈武打感受。

 《鹿鼎記》即日起至十一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