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圈地運動,剝奪了農民土地,迫使農民進入城市,促成了工業革命,也導致了環境的嚴重破壞與貧富差距問題。兩百年後,台灣竟承襲這古老的手法來發展經濟。從國光石化到竹南大埔,無一不看到李丁讚所稱的「新圈地運動」。

 這類發展旨在「經濟發展」與「市場需求」。如同為防範B肝推廣免洗餐具,造成環境負擔,這類市場都是被「創造」的。試問,需求不能被導向對環境更為有利的生活習慣嗎?我們知道,自然資源被破壞後將難以復原,而高汙染產業在未來將被逐漸淘汰,當局若只看到眼前利益而不思長遠發展,絕非後代之福。

 筆者認為,犧牲最寶貴且永續的環境資源,只會換來短暫的發展夢,最終招致自身的貧困,這是國人必須警惕的。